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六六三十六

《六六三十六》 
1. 

“师父,水挺凉的,上来吧。” 

玄奘回头看向声音的方向,他的两个徒弟——两个妖怪,正在树下休息,八戒道水凉想让他上岸,而另一个,玄奘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脚上,让他赤裸的双足一阵僵直。 孙悟空没有说话,懒躺在树枝上闭眸收回了眼神。 

玄奘冲八戒挥了挥手,提衣上岸,身后的流沙河卷携着水墨天色奔腾而去,如同未知前路。 

玄奘能年纪轻轻得封御弟,出使西方天国取经,凭借的可不仅是精通佛法。他很聪明,敏锐且善于伪装。他们在流沙河岸这一停,也算是给了他时间细细梳理近日来的一系列事情。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他降妖除魔无所不能的大徒弟——孙悟空。 
玄奘拉下被褥四下打量一眼,那只猴妖果然不在房内。八戒在外厢的床上睡得正熟,僧人赤着脚小心越过了他,推开小窗。 

月凉如水泻于林间,有一个人影站在树巅,仰头向天。玄奘就这么默默看了一会儿,又轻轻合上了窗户回到自己床上。站在树梢上的猴妖收回似在远望的眼神,回头注视着那个开合过的小窗。 那个僧人又赤着双脚。


这一场取经之路,跋涉之人怕都是拿不到自己所求之物的。 

玄奘就着月光看着自己掌心只有半截的纹路,心中暗叹。他不傻,这些日子里来抓他的妖怪虽不少,但若说猴妖是当全心想保他,近日这些小喽啰几乎没有得手的可能——可孙悟空总是能恰如其分的被不入流的小伎俩所耽误,陷他入险境。 

说来好笑,这些妖怪一个个叫嚷着吃了他的肉能长生不老,倒都是抓的时候凶狠,捆进了洞窟里反倒客气起来,非得要空等数日,叫他的大徒弟没借口再耽搁了,只得前来相救。这倒也不是说他不怕,被拴在不见天日的妖巢里,瘴气与动物的味道熏得他战战兢兢,然后总能听见附近被抓的农人,洗净破肚,架上火堆一烤,肉香弥漫。 

“你们既然抓了,为何不趁着火堆尚在直接烤了小僧?”玄奘壮着胆子问了一句,他已经听到了孙悟空从门口杀进来的声音,空气里泛着甜腥。那妖王想带着僧人一起逃走,却如人一般可笑之极,尚在收拾金银细软和法器。 “那可不行,你的肉须得完完整整进得屉笼,十世童男子的精血都不能泻了一毫,才有长生不老的功效,”妖王抓着唐僧和一袋子金玉钻进后山小通道,孙悟空打杀的声音早已近在咫尺,“而且不能担惊受怕,不让你这一身肉也是没用的。” 

“师父莫不是被那些妖怪给吓怕了?”猴妖坐在身边,化缘来的米面食粮不多,玄奘将自己那份匀给了八戒,自己拿着个猴妖摘来的山果安安静静啃着。 ——那些妖怪?玄奘面上惨白只是点头,心里却是冷笑,那种不成气候的小妖怪,在悟空手下撑不过眨眼,又能从哪里得知长生不老肉一事?还连如何烹吃都知悉得清清楚楚…… ——就像是以前的妖界就吃过一般。

自己十世童男子,怕不是当真每趟轮回转世都皈依佛门自守戒律。而是根本没活到需要泻精元的年纪罢。心思动到这里,纵唐僧再如何冷静也从骨子里冒出一股寒意。他放下手里野果,一口也吃不下去。 

“师父好歹吃一点,前路又是山林,不知道下一顿饥饱。”八戒已经把化缘得来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这话引得孙悟空一声嗤笑,他拿过果子,倒也不嫌弃已经被唐僧咬过,对着清浅齿痕咔嚓就一口就咬了下去,一边伸手轻拍僧人后背安抚:“师父别怕,下次徒儿不会再让他们将你抓走了。” 

猴妖滚烫的掌心落在身上倒也算是安抚了些,玄奘虽不信这话,但也知道这猴子不能让自己死得太过意外,他头上的紧箍儿,说是给唐僧用的,到不如是在警告,佛祖盯着他——猴妖想要的是自由。


“悟空,妖怪的命数大约多长。” “长生不老呗。”孙悟空含着果核不清不楚地回答,八戒在旁边呸了一声:“猴哥,你别随便糊弄师父。这妖怪虽然不同凡人一样有个百年命数,但每过千年是要经天劫的,这就说不准历劫之后能活不能活了。” 唐僧沉默了片刻,八戒见他眉头紧锁,又补充道:“师父你可别担心了,我跟猴哥都是吃过蟠桃的人,这取经路上轮不上天劫,就算有,那也不足为惧了。” “蟠桃?” “王母娘娘有个蟠桃园,里有三千六百株桃树。前面一千二百株,花果微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得道。中间一千二百株,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聚齐飞,长生不老。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细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也算是劫后逃生,这一场闲谈难得没人催促赶路。三个人闲谈一通个人身世,又在两徒弟互呛之时听得了这百年来的故事,到比之前更互相熟悉了不少。猴妖的手始终贴在他后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拍着。僧人偶尔转过头,能看到他脸上挂着点戏谑的笑意。 被压了五百年的妖怪想要什么,自然是自由了。而猴妖想要的也是有些贪心了,日月同庚的自由,哪这么容易的。 

2.
4.
孙悟空是不服气的。
无论的天兵天将与那二郎神还是那五指山。他九窍八孔的灵猴,天教刀枪不入的能耐,初生那刻眼中金光便惊动天庭,却凭什么要走这凡胎修行之路,凭什么要任这帮神仙按资排辈,最后做个小小弼马温。
又凭什么,这天地日月的灵气精华保不得他长生不老,还要历经天劫之苦。
 
孙悟空不是没怀疑过菩提老祖到底是哪路神仙,只是那时年岁尚小,仙界法术混多路数不明,一时间他也分不清其中的佛道交杂。五百年来压在山下,孙悟空日日回忆所学法术,默背口诀打发时间,倒也是慢慢的从日常小事里参悟了些门道出来,这菩提老祖和如来之间,怕是如临水照影。
 
何况这些日子里来,这一路上他们不过三人,怎么不论何处的小妖老怪都能恰如其分地得知这行程?怎么这观世音菩萨不去普度终生,反而常来干涉他杀妖除魔来了,还逐个收入麾下?孙悟空看了这个细皮嫩肉的僧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带兵杀贼为父报仇的人,更不像是极会趋炎附势攀附皇亲的人。但当观世音给了唐僧那个紧箍儿他便明白了,如来这一手好棋,怕是从他石胎崩裂之时就有所谋划了。这一趟,如来老儿借他之力清洗人间散落的妖怪势力;借唐僧之名夺道家在皇族的地位与信徒万千。他套着这紧箍圈儿,就像是被放出五指山的一条恶犬,全凭着主人心意撕咬同类,唯独求一个自由与长生。可这些,哪该是他齐天大圣该用求得来的?
 
僧人的皮肉微凉,隔衣给他捂得有些发烫。孙悟空微挪掌心,僧人便也似什么都没发现的,继续与他们交谈。

猴妖本想着日常让僧人相信依赖放松警惕,等着他自己不甚失足一命呜呼。那自己也就不用再替如来干这一场恶差,也不必担忧日后人间信徒当真佛压道家,如来强得他再也挣脱不出了。
良弓藏,那个时候的五指山,怕是比太上老君的丹炉还要可怕百倍。
 
孙悟空碍于无法抗衡观音如来之力,不能明着反,却也不介意惹是生非,让僧人自己送命。在这点上,师徒二人倒也算是齐心协力了。唐僧也不介意被那些活了百年的老妖捉去关押几日,他想弄清楚这九世轮回,是否真如他所想,跟那蟠桃开花一般,将肉身都饲了神魔。
 
取经成佛这一口承诺,被这一路上事情一激,倒更像个引人舍身饲虎的圈套了。若当真是如他们所悟,这趟千里西行哪里是普度众生,修行养德。不过是佛道斗法,争一场人间信仰。

那也不怪他们各怀鬼胎,一个想求个逍遥自在,一个想参个诸法通透

3.
“他们到哪里了。”
“还未过流沙河。”
“脚程有些过慢了,是何缘故?”
“那唐僧染了风寒,他们借了一处寺庙正在修养。”
“也可,定数有改?”
“....佛祖,这..这…定数有大变…当初佛祖同观世音菩萨编写的六六三十六难,变了…”
 
变成了九九八十一难。
 
猴妖托着僧人赤裸的双足将鞋袜套上,他掌心滚烫,嘴角依然擒着戏谑的笑意。唐僧也没挣动,外厢八戒熟睡时低沉的呼吸叫夜晚显得幽深过了头,他压低了声音趾尖抵在那有千斤力的掌中缓缓一滑,
“小畜生。”


————

昨天做了一个跟西游记有关的梦,干脆写下来...#孙悟空x唐玄奘# 打出这个tag觉得自己丧心病狂,基本算是看小说的时候想的一些东西,没想到能梦到。梦里印象最深的是崩溃的神仙大喊的那句“什么,我们不是只给他们安排了六六三十六难吗!?”和唐僧骂的那一句“小畜生” .. 

然后BGM是麦浚龙的孽:


外面预备掷石头,
预备捕猎能互吻的禽兽,
小畜牲 刽子手,
哪个更自由,
大地尽是菜市口,
犯下罪状是下流,
剩下石像沉默援手,
守清规,
守不到一线青天,
这罪孽谁庇佑,
为何连神佛都低下头,
由凡人来灭我活口,
碰见你 看见爱 看见我,
生与死 都不枉,
沾满这双手,
等一等,
低首亲吻你后,
惩罚我 谁颤抖 我仰首,
这刹那,
我先听到心跳是什么感受,
能用你 脉搏声,
做伴奏 像踏浪 送扁舟,
原来连神佛都不自由,
谁虔诚谁便会判出好丑。

评论(4)
热度(26)
  1. 晴光潋滟子封 转载了此文字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