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Wayne先生的企鹅 [Brujay] [1-2]

又名:误会是怎么样诞生且茁壮成长的


背景无改,主线不变。

唯一的不同是,如果Jason那天偷的是Bruce Wayne的轮胎。

[1-2]

 


1.SEED 种子 

——

我可能吸毒了。Jason依在车靠背上前所未有地兴奋和晕晕乎乎地想,这一切…不可思议,不可想象,不可相信。他又侧头看了看身边的男人,那个哥谭的黑夜传说,黑暗里的骑士,他在开车,这个车居然有副驾座,那平时这里会坐谁?罗宾?

天啊,我坐在罗宾的位置上。我旁边是蝙蝠侠,蝙蝠侠,我旁边是蝙蝠侠——Jason偷偷掐了下自己大腿想要冷静下来,手指触碰到的陌生布料触感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然后陷入了更猛烈的自我怀疑当中。

 

因为昨天他才被Bruce正式收养了。没错,就是The Bruce of Gotham,那个传奇程度不比蝙蝠侠低的哥谭王子。Jason甩了甩头,他可能已经死了,这是死后的世界,或者在一个太长的白日梦里过了两天。

 

“你不该一个人这么晚还在这里,”嘶哑低沉的声音让Jason整个人都僵直起来,他小心翼翼的侧头瞄了他一眼,发现蝙蝠侠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之后,Jason干脆放肆地盯着他,这眼神就像是一只小狗吐出来的那截舌头,湿润且敏感。蝙蝠侠回头看了他一眼,Jason能感觉他的目光尖锐犀利,似乎刮过了他的脖子,“Wayne家的人,你应该有保护自己的自觉。”

 

Jason觉得自己像是被烫到了,他收回眼神握住自己衣服上那个小小的W家徽,可能是Alf下意识别上去的,他和Bruce总是希望用一些小事情来让Jason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家”。男孩儿动作轻微但不缓慢的把它揪了下来:“不,我不是。我只是他的养子。”

 

——我大约是个蠢蛋吧,谁不知道哥谭王子又多了一个养子。Bruce收养自己的事情被小报记者抄得沸沸扬扬,那些报道好坏皆有,Jason把其中一篇讨论Bruce性癖的报纸看了好几遍,以至于他这天吃饭的时候看着Alf,都觉得他像是那个曾经“虐待过有钱小主人”,“以至于如今的Bruce有收养小男孩癖好”的可怕共犯,(这不妨碍Jason完全明白他们都是好人,并且喜欢和尊敬他们)。所以蝙蝠侠会看报道吗,他也有过一个小男孩儿作为助手,那些乱七八糟的写字的人也曾经用类似的东西诋毁过他,他不会把这些报道当真的。可是如果他真的这样认为的话怎么办?Jason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跑什么,但是这些思绪就像身边男人轻不可闻的呼吸一样包围过来,那个小小的家徽硌在手心仿佛烙铁。

嘿,别一个人在那儿瞎想了,Jason,你个废物,快说话,说点什么。你快要失去跟蝙蝠侠对话的机会了!

 

所以,蝙蝠侠会喜欢小男孩儿吗?

 

“你喜欢罗宾吗?”

——该死的,我说了什么。

 

蝙蝠车停在距离庄园尚远,但却能互相看到的地方。Jason已经看到了庄园里灯光,他知道Alf和Bruce一定在忙着找他,他离开的时间还不足以报警, 而且他清楚不能被大家知道Bruce的新养子失踪了,否则那些中伤的文字报道又会铺天盖地。

Jason在蝙蝠车低低的引擎声中清醒过来,看到那个黑色的车子绝尘而去,仿佛直接融进了哥谭的黑夜。他摸了摸自己领口,那个Wayne家徽似乎在刚刚的慌乱中弄掉了,Jason暗骂了自己一句,他只是不想让蝙蝠侠看起来,自己就像那些该死的“评论家”说的那样,是“一个带着高级头衔的街头小子”。

可是现在居然弄丢了——我很抱歉,Jason回头往着那个陌生的却温暖的巨大建筑,在心里默默地念了句抱歉。他向着光走过去,不同于在车中,深夜的黑暗和风开始叫他感受到冷了。他有点害怕,比面对蝙蝠侠的时候要害怕。但他永远不会对这栋房子的两位善良美好的住户提起,因为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在惧怕什么。

无论如何,我得到的东西已经远远超乎在最黑暗隐蔽的夜里做的梦了。Jason对自己说道,然后埋头向着庄园大步跑过去。

 

2. Sow

——

“是的,我喜欢。而且尊敬,甚至可以说是依赖。罗宾是我的一部分,是同事,朋友,和家人。”

 

Jason才跑到庄园大门口,已经看到了迎上来的Alf和Bruce。Bruce应该是才结束工作没多久,他还穿着西装,头发汗湿且有些凌乱,但他们俩依旧是干净整洁的。Jason隐隐期待一个拥抱,或许能将他纳入这个世界的拥抱。但有趣的是,这两位善解人意的先生都保持在了一个完美却疏离的距离。Bruce握着他的双肩蹲下询问他状况,然后Alf的手掌搭着他的背,他们共同走回了灯光明亮的房子。Jason觉得反而有点想念跟那个哥谭传说共处黑暗空间的隐秘,这种感觉持续到他们吃完了晚餐,洗漱后Bruce亲自送他上床。

“蝙蝠侠救了我,是因为我现在是姓Wayne吗?”Jason坐在床上,他温柔微笑着的监护人坐在床边,漂亮遥远得让他不知如何接近。男人显然愣了一下,随即立马回应道:“当然不会。Jason,它(it)救你,一定是出于对你的爱护,你是值得这一切的、有天赋的小伙子。而且我永远不会强迫你去接受你不愿意接受的东西,如果你希望继续使用Todd这个姓氏,我不会因为这个对你有任何的不愉快。”

 

Jason依然不能理解这种疏离感是从何而来,但他现在隐约能够明白了。漂亮的Wayne吻了他的额头,掖好被角,并留了一个暖黄色灯光的小夜灯。接着他说晚安,做个好梦。这一切都很完美,无懈可击。他躺在床上,Bruce的话和蝙蝠侠跟他说的关于罗宾的话交替出现在他脑子里。

“是的,我喜欢。而且尊敬,甚至可以说是依赖。罗宾是我的一部分,是同事,朋友,和家人。”

家人,Jason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想到自己依旧没有得到想要的那个拥抱。

 

Bruce从房间出来,Alf站在楼梯拐角处向他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十分有默契的进入了书房。

Alf关上了门,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沙发。“Master Bruce,你说你今天跟他提到了罗宾是怎么回事?”Bruce仿佛有些疲惫,他端起茶杯窝进沙发里:“在面具之下的时候与他提到的,他问我会不会喜欢罗宾。鉴于他以后就会成为罗宾,我跟他直说了我的期待。”Alf将一个小巧的银制家徽放到茶盘里,Bruce认出这是Jason在车里飞快扯掉的那一个。他苦笑了一下:“Alf,他刚刚还问我,蝙蝠侠救他是不是因为他现在姓Wayne。我告诉他我不会剥夺他的姓氏,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永远使用JasonTodd这个名字。我想那些该死的垃圾花边新闻让他心里很不安。”

Bruce放下茶杯,老实说,收养Jason对他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完全不善于处理亲密关系,远走的Dick就是一个完美的证据。但这次不一样,他经历了不少事情,也许有了些经验,他会注意去把握尺度调和关系。可他刚刚离开Jason房间的时候明显地感到自己做的还不够,Jason脸上写满了难过。

 

Alf拍了拍男人的肩,早些时候他与Bruce讨论过这个问题。Jason跟Dick很不一样,他是个内心极其细腻且并不自知的孩子。Alf从第一次发现Jason的洁癖的时候就为此感到心疼,这个小孩子努力地想要接近Bruce,但明显他怀着不知所措的自卑:“或许你们的相遇不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我们都会尽力度过这个,Master Wayne,他是一个好孩子,聪明且敏锐。就像你当年一样。”

 

Bruce轻笑出声,Alf最近感慨良多,完全像是做了祖父的人。他明白,他在收养Dick的时候年级还过于年轻,但现在,他对Jason而言真的是一个“父亲”了。“我现在知道我当年有多不好搞了。我有没有当面质疑过你,Alf?”Bruce抓了抓自己因为急着穿脱面罩,已经够乱的头发,“当我发现Jason看过那些不堪入目的报道之后,我甚至不敢给他来个拥抱。我不想给他在进入陌生环境时的不安上,再因为行为不端而加上一分了。”

“你当年比他更可怕一点,你监视我,Master Bruce,”Alf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都不会当面质疑。所以认真些对待他,多花些时间和心思,我的大侦探先生。”

 

Jason打开房门本来是想要去找Bruce,他站在长长的走廊前,紧闭的书房门透出暖黄色的光,距离不算得近,他听不清里面所有低沉的对话声,但偶尔Alf愉快的转音和Bruce的笑声在这个空旷的大宅里显得格外清晰。他缓缓地退了一步,随即转身逃回了自己房间。

他觉得自己开始思念和蝙蝠侠相处的那么一小会儿美妙时光了。


评论(2)
热度(75)
  1. Sameen子封 转载了此文字
  2. 晴天燕子封 转载了此文字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