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Cloistered Regime 【不义超蝙】【蝙蝠线结局,绝对正义衍生】


1.序章


DNA认证通过

播放录像:
———————————————

滴———滴———


在超人被流放以后我开始拒绝任何形式地公开谈论这长达数年的战争。

你不再有权利开口,那我也应当缄默退步。全世界的亲历者们会把故事记录下来,会戏剧,会夸大,会争议。这毫无疑问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是胜利者,但我不是。

而当这个所谓英雄纪元开始淡出记忆,也许你将开始承担一些不属于你的罪过,核泄漏,种族战争,生物灭绝....;也许还有人会为你的钟情不改和暴戾讴歌——谁知道呢,人们一向如此。而那时候我说不定早已归于尘土。

你却不一定。
卷携着烈日的红披风归来时,也许更胜当年。

1%的可能性促使我决定开始写这些零散的记录,于是在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很多计划。例如以二进制将文字编码后铸进蝙蝠洞的墙——足够隐蔽,但承担不了一些盛怒之下的冲动,如果哥谭被毁那么这些东西也将不复存在;或者以纳米玻璃的方式保存进大都会博物馆;又或者让这些脱离大气层,以电波又或实体保存于地球之外。我甚至动用所有的力量换得在北极的全球种子库占有方寸之地,如果有一天人类需要诺亚方舟,那他们也许会需要这份资料——关于一个红披风暴君诞生之前的真相,战争中的真相得失与权术力量手段。

作为一个并不擅长语言的人,一般来说发言的那个不是我,辩驳理论总结陈词的那个也不是我。现在唯一的优势即“蝙蝠侠”说的话仍有一定公信力。但在政府缓过气将福利拿上来之后唯一的优势也会衰退,人们更需要的终究是面包和枕头。有时候我会怀疑写下这些文字究竟是否有意义。但一旦开始,也没有理由停下,最好的结果是它成为一个永不需开启的PlanB———PlanZ都没关系。

—————

Clark坐在放映室,投影里的男人离得很近,Clark看着他———他已经很久没有机会与他如此近地坐下过了。他看着Bruce的鬓发,他的背,他消瘦的手臂,和投影无法还原的蓝色眼睛。

“I'll be back。”Clark无法分辨自己的心情,他记得他与蝙蝠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会回来的,我告诉过你,我会回来的。
———————

We'll be ready。投影里的男人没有停下,那眼神穿过了Clark,他一时间不知道谁才是假的。蝙蝠侠——他的脸上有皱纹了,刻在哥谭宝贝儿的眼角,把那轻微的、不易察觉地融在眼睛里的东西扩散。

是的,我准备好一切,Clark。
也准备好一切都已结束。

所有的时代与人都需要一个真相。如果超人于遗忘后的时代回归,或许准备一个给Clark不被流言假说猜忌和演绎小说所掩盖的机会。

特别是对Clark你,那个我未能保护也未能挽回的小镇男孩儿Clark Kent。

这份录像将被加密,存于现在的正义联盟成员选择的合适安放处。

一旦所有的录像都被解密——就是你去拿到了每一份录像,那么我所准备的文字记录将会被直接公开。


欢迎回来,Clark。

————————


投影关闭。
Bruce从这个空间消失了。Clark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下意识伸手,从视觉残影上捞到了一点蓝光。

那隐约是他眼睛的颜色。


———TBC——

评论(3)
热度(39)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