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secret 【贾尼】【蝙蝠铁友情向】【第一人称预警】

贾尼小甜饼,一个不知道自己恋爱了的天才,和一个热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天才

蝙蝠铁友情向(狮子与生日宴会梗来自绿太太超蝙文)

蝙蝠角度第一人称预警!第一人称预警!!(感觉很奇怪所以多说两次)

————————



将一个本就感性的人类所能拥有的全部浓烈情感抽取,加以理性,克制,公正,与绝对的忠诚将它重新排列,会让这个感情变淡吗。

不。


我第一次见到他“俩”是在清洁能源合作项目的酒会上,Tony依旧像一头小狮子——他一直如此,从我们三岁生日宴会他扮了狮子王开始,我对他的印象就没有变过。张牙舞爪,健美机敏,无时无刻不用自己的荷尔蒙标记和扩张领地。纽约把他宠坏了,那个满是阳光,甜甜圈和甜鸡尾酒的地方把一个该被照顾的孩子捧上神坛。我该去提醒他收敛一下那身漂亮的机甲和闪光的笑容,毕竟哥谭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舞台。

我冲他举杯,侧头点点露台示意。
“BigBro的谈心时间?”Tony花了大概五分钟脱身过来,还好,超越十分钟我就要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和哥谭人民的忠诚了。他拎着酒杯,Martini几乎被晃得洒光。我还没开口,他的眼前横起了一道蓝光。

“Sir,你的酒精摄入已经达到今天的量了,鉴于我正处于试验阶段,请别用酒精挑战我们的实验数据。”

Tony乖乖放下了酒杯,令人称奇——那是我第一次跟Jarvis“正面”相遇。

“Oh,hallo,Mr. Wayne.”然后那一道蓝光似乎才意识到有另一个人在他们交谈范围内。它止住话头向我问好,Tony的表情就像是正在像我展示自己优秀孩子的老爸。“别跟他那么客气,Jar,他从三岁的时候开始就是狮子王的爱丽丝小姐。”

优秀的侦探不会错过他眼睛里无法掩饰的光亮,那不仅仅是骄傲,我能看到那个棕色的晶亮瞳孔里盛满了荧蓝。午夜的阳光对自己的亮度一无所知。*

我看到狮子王找到了他的海,无所畏惧地一头扎了进去。

这不是我该操心的范围,虽然我的确有些在意。

第二次与Jarvis见面是我与Tony协作,他的技术泄漏问题造成了他战术和战斗的双重失效。我接到了监控发来的警报,不论是战友还是故友,我都选择增援,但尚未离开哥谭就捡到了我落水的小狮子。

Tony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载他到这里的主谋另有其“人”。

“很抱歉我们的打扰,Mr. Wayne” Tony躺在蝙蝠洞的急救仓,体征稳定。空空的盔甲站在仓边,用一种和Tony在里面时完全不同的姿态站立着,像一个独立挺拔的人,诚恳亦充满保护欲,“泄密波及了Sir身边所有有记录的人和地点,我不能冒险将他至于危险,只好来求助于您。”

它顿了顿,补充道,带着一种我熟悉的,英式的,谦卑的高傲:“我计算过您和Sir的社交联系,即使不幸被发现,这也不会波及到您的秘密身份,而且您的能力能够完全扛住Mr. Stark所需要治疗时间内所有的攻击。”

听上去很有道理,我细细打量这身经历过多次涂装和更换零件,满是硝烟战火味儿的MK42,它暗藏着威慑力,即使这个口音听上去彬彬有礼:“Tony Stark应该有备用计划,而且据你所说,这里面不包括我。”

“是的,Mr. Wayne,但因为秘密泄漏,备用计划都不安全,我选择了计算比对后的最佳一个选择。”

“换句话说,你违背了执行Tony的备用计划的命令。”盔甲的头部微微一偏,如果不是对它已经熟悉,我会觉得那是一个人在里面,做出了一个无辜地表情。但它的恭维不构成意义;而选词——计算,考量,它有意减弱我对“他”的存在感的感知。安全,聪明,只是略逊常年周旋于人的经验,我追问:“你有覆盖Tony命令的权限吗?”

“我为他而生,Mr. Wayne。”盔甲说完这句话,突然转头盯着Tony,我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他的体温开始上升,眼动增加,或许快要挣脱昏迷了。而它——它的“眼神”也落在Tony身上,那束喑暗蓝光我也曾在这头小狮子的眼睛里看到过。我问了一个没有悬念的问题,但他给了我最好的那个答案。毫无破绽,更胜许多愚钝的人类。

所以Tony为什么没有公布它和他们的图灵测试结果?我再次看向躺着的黑发男人,他身上也覆盖着疤痕,或深或浅,我相信那些痕迹也都能在每一套盔甲上找到出处。而他的心脏,那是作为人类闪着光的弱点,也是他的保护层所赖以运行的能量来源。

心脏。
共用一颗心脏或许不能说明什么,但共享一颗心呢?

“Jarvis,我可以相信你吗。”话音未落,仓中的黑发男人指节抽动。我抬手止住准备合成人声的机甲,转头关注屏幕上Tony的各项体征数值,Tony已经有意识了,Jarvis显然认识了这点,它聪明地安静下来。

“噢...我像是头被打飞了。”跟痛哼一起响起的是Stark总裁用肘击破坏医疗仓的声音,MK42扣指玻璃罩让他冷静。Tony哼了一声,躺好等着我们确定他的状态后才掀开玻璃罩坐起,“欠你一次,蝙蝠仙子。不过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Sir,容我提醒,我才是三个人中最像仙子的那一个,”Tony明显被自家AI的正经和拆台给噎了一下,Jarvis接着道,“我们在这里是因为...Mr. Wayne是一个非常善于保守秘密的人。”

我几乎忍不住要牵动嘴角。

是的,保守一个秘密。

关于一只小狮子与他一望无际的晶莹深海。



—————
*爱情的午夜时分都同正午一样明亮. 莎士比亚,第十二夜


在机场太无聊了手机瞎码,希望错字别太多.

——

捉虫啦,谢谢!


评论(13)
热度(101)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