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Wayne先生的企鹅 [Brujay] [5-6]

又名:误会是怎么样诞生且茁壮成长的   



背景无改,主线不变。

唯一的不同是,如果Jason那天偷的是Bruce Wayne的轮胎。


[1-2]

[3-4]




5.

Bruce在收养Jason之前还有一个养子。

这要比他收养的Jason出名多了。空中飞人格雷森一家遇难的消息在那段时间不仅仅是席卷了哥谭的新闻行业。

Bruce收养了这个突然成为孤儿的小男孩儿,而他自己也还被称为哥谭的回头浪子不久,大家把这个当做一桩美妙的童话故事——一个意外痛失双亲的孩子,一跃从马戏团小子成为了名门之后,股份,动产不动产,各种猜测和报道。

Jason没有刻意捕风捉影过。Dick成为Bruce养子的时候他还小得不知道怎么看新闻呢,更别说包法棍的都不是新鲜报纸。但当他进入这个屋子的时候,这里全是“那个儿子”的影子。

Dick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Dick喜欢做什么不喜欢做什么,Dick跟Bruce留下了很多合照,他跟Alf的关系也很好。这些都是Jason每在这里呆一天就会发现更多的东西。他习以为常,甚至对那些揣度Bruce是因为头一个养子长大了去别城念书不甘寂寞而找了一个替代品的报道也看腻了。

他对这个人非常熟悉,熟悉到并不期待见面,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排斥。

 

这种感觉很好玩,因为他就不会对蝙蝠侠的第一任罗宾有这样的心情。如果有一天能见面,他有一堆话想要对第一任罗宾说,他甚至想要他的签名,要他的指导,要他告诉自己怎样做得跟他一样好,怎么样让蝙蝠侠可以不受伤。Wonder boys 没有彼此,他们能成为一个人,共同守护一面黑色披风的后背。

 

这么说来我应该是在吃Bruce的醋,Jason拿着小绒帕擦面前的镜子,似乎上面的污迹是他不开心的根源。因为他不是一个好的监护人却是那个小飞人的好父亲,可能他们之间就不存在我们之间这种尴尬气氛。他泄气地放弃了镜子转而搓了搓自己脸,想把他一脸委屈的表情擦掉,可里面那个带着眼罩的小家伙看上去还是有点不开心,这像是恋父情节——Jason你简直逊毙了,他小声对自己说。然后像一只灵巧的小鸟一样越过窗户和Alf特地指给他看过的新增安保电网。

 

蝙蝠侠还到达指定地点。Jason享受自己的早到和等待,这就像是Alf会干的事情,提前准备好一切,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他现在跟老管家走得更近,条理清楚永无突发状况的生活方式让Jason觉得很棒。他现在已经能熟稔地用厚重的餐布擦干餐具摆好——同时想象餐盒里交叠的闪亮的刀叉是蝙蝠镖。Jason有预感,总有一天他会替蝙蝠侠做这个,他能进入比蝙蝠车更深的“蝙蝠世界”。就像是以前的Wonder…

 

“Hi,所以现在的小英雄是你?”

 

Jason下意识后跳半步,一刻也没犹豫地抬腿对着出现在眼前的人扫过去,被打断的思维还停在夜风里。一击落空,机敏本能叫他手掌撑着树枝拧腰跃起,用少年独有的柔韧绞住对方脖子试图斜摔下树。不料对方明显要比他更加灵活,双腿一勾顺势向着Jason 用力的方向倒过去,手扣住小男孩儿腰带一个晃荡,将他拎在手中悬空在树下。Jason收紧腹部准备挣脱的瞬间,听到身后人用不低的声音冲下边打招呼。

 

Jason现在的脸红爆了,他有些拘谨无措地晃悠在空中,看着出现在自己下方的黑色影子。该死,他早该知道这个人是谁的,但他表现得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恬不知耻地第三者。“晚上好,B,”腰上的力道松了松,年轻温柔的男音带着揶揄地笑,“你的新助手是个活力十足的小炮仗。”Jason张了张嘴试图反驳,但他觉得自己的礼貌简直糟糕透了。“请…放开我,前任wonderboy先生,”糟糕,蝙蝠侠的脸更黑了,他以前也将嘴闭得如此紧吗?还是在表达不赞同?Jason语塞起来,兴奋和尴尬叫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以至于礼貌用语和敬语一溜烟地往外冒,然后在夜翼毫不掩饰地笑声中完成了“如果您不介意我想被放到地上去”的表达。

“你对他说了我多少坏话,蝙蝠侠。”夜翼拍了拍Jason的斗篷以示安抚,然后将手覆上男孩尚显单薄的肩头轻轻握住,“他比我当年做得好多了,别这么苛刻。”透过制服传递过来的力道让Jason感到强烈的融入和被认可的喜悦,他试图压抑兴奋,但一对漂亮眼睛不住地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这天晚上的夜巡是三个人一起完成的,Jason为了弥补他之前的小失误分外认真和卖力,他与夜翼就像是一对影子,将放哨的家伙全部悄无声息捆绑起来,三艘走私品和黑火的船中只有一架小游艇离开了港湾,但蝙蝠侠说那是他的安排。“安排”,Jason坐在夜翼的后座上擒着这个词咀嚼了一路。那是一辆他更熟悉的摩托类的车,凉风被夜翼的身体遮挡只有一部分吹在他身上,机车飞驰带来的失重感和夜翼小声闲聊让这个晚上棒呆了。他现在感觉到自己也是一只“小蝙蝠”了,他所拥有是不仅仅是一个搭车的小约定,他触及了蝙蝠侠的过去,获得了自己偶像的认可。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棒的人,Jason想,他下意识想要跟夜翼更亲近一些,他像是一个大哥哥,亲生的那种,会为了他跟人干架,然后分享每一道伤口和所有故事经历的那种。

 

Jason还是在同样的地方离开了他们,他小心穿过电网伏趴在庄园的外墙上,看着黑色流线型车身迅速消失在夜色中,但夜翼冲他毁了挥手才反方向冲出了他的视野范围。


6.


Dick 在进入蝙蝠洞之后终于得以释放他压抑整夜的怒气。

他毫不客气地将头盔摔上Bruce的桌子,拎着才跨出车的人的领口,恶狠狠推抵着撞回车门上。

Bruce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或者说他就是为了这个才将夜翼叫回哥谭。他没有推开愤怒的长子,而是十分冷静地摸到自己面罩搭扣,将它和披风先卸了下来。Dick颇有些无奈地撒手转而踢了一脚车子:“你对他的训练严苛得叫人害怕,混蛋。他表现得就像是从小在敢死队出生的军人!而且我不敢相信你到还瞒着他!?”

后者没有搭话,Jason的能力他们今夜有目共睹,而他过强的攻击性和冒进地举动,无时无刻不让作为过来人的夜翼忍不住在通讯里对蝙蝠侠破口大骂。

“希望你还知道未成年和伤亡怎么写。”憋了一夜的话终于可以说出来了,Dick一想到回来的时候,坐在自己身后的瘦小身体就又是一阵愤怒,他踢了一脚屏幕前的椅子直接跃上桌子坐着,毫不客气地继续他的指责:“我还以为我能在进门的时候看到万字旗,毕竟你已经开始量产年幼的党卫军为你出生入死。”

“Master Bruce。”Dick被这一句声音打断,他立马禁声并跳下了桌子。Bruce活动了一下自己肩颈,开始换衣服。“相信我,Master Dick,这正是我们想你求助希望共同解决的问题。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们好好休息,才能够保证明天可以一起用早餐。”Dick点点头,收好了自己头盔,伸手拍拍一直沉默的男人的后背:“我不想说抱歉,Bruce,但我很开心你找我来了。Peerreview总会有它的作用的,明天见。”

 

翌日Dick踏着阳光进入餐厅时整个人快乐得几乎在发光。他得承认前夜的愤怒完全出自对Jason的喜爱和对Bruce的关心,他体会过作为传奇的快乐,也明白与蝙蝠侠并肩作战能让人多兴奋忘我,也明白这有多容易让人陷入险境。Bruce承受不来这个,他想,否则他不会急着向我求助。我昨晚说的话有些过分了,但这一切都能在今天早餐结束前搞定。

但当培根的香气充满整个空间,本尼迪克蛋嫩滑的蛋液顺着切刀流下来的时候,Dick才缓慢感受到了Jason对他的敌意。

“能请你把荷兰酱递给我吗,Jason?”Dick试图用对话抓住Jason不肯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但后者总能成功地避开,像一只身体轻盈警觉灵敏的猫咪永远不会被贴在门上的玻璃胶带黏住。Dick为此三番五次回头注视安静的Bruce,但后者显然不会比他还没办法打破这份诡异的气氛。Jason的速度很快,在Dick说完的一瞬间就完成了他的要求。Dick不由得稍微噎了一下:真难搞。

 

“谢谢你,Jason,”Dick露出了友好柔和的笑,他尽量放柔了自己的态度,以至于Bruce为此闷咳两声提醒,“我们似乎非常有默契了,就像曾经生活在一起过或者根本就是兄弟。”

 

Jason安静地进食,他的动作算不上优雅但也绝对地合乎规矩,每当Dick打断他时也没有任何不快和情绪的表达,只是快速地完成对方的要求然后客气回应不用谢,然后重新回到自己的餐盘世界中。但这一句终于让Jason有了点反应,他迅速地抬头看了一眼Bruce, 从他整洁的衬衫袖口向上,滑到仿佛从未被尘土染污过的脸颊,似乎在回想什么。然后他侧头看着Dick,那位在他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兄长”。Jason咬着叉子,觉得桌上鲜嫩的百合香气叫培根的味道有些奇怪,这叫他的语气也不算得好听;“我们的确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对Bruce来说大约每天都是。”

 

[头一天被迷弟捧上天,第二天就惨遭厌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答题者:D. G,谢邀。]

 

Bruce不易察觉地扯了扯嘴角,看到Jason终于亮出爪子与尖牙也不失为一种进展,他受够了做Wayne的时候被这个小家伙推拒在世界之外,但当别人遭遇这样的事情的时候…Bruce的嘴角又翘了一下,然后他被Dick踢了踢脚尖。

 

“Jason,我从没有试图用你填补Dick的位置,你是..”Bruce放下刀叉试图解释清楚,但在他再次开口之前,Dick抢先一步截住了话头了这过于直白的谈话。一句话的功夫Jason已经从脖子到脸颊都涨红了,他攥着刀叉低头不语,似乎随时都准备离开餐桌。

 

Dick急忙打断了Bruce的话。

 

“Jason,你喜欢蝙蝠侠吗?”

 

 ——————TBC——————


感谢小嗷嗷 @擼嗷 帮我改论文文法!!

我一定好好填坑!!接受Brujay点梗!

评论(2)
热度(62)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