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Wayne先生的企鹅 [Brujay] [7]

又名:误会是怎么样诞生且茁壮成长的   



背景无改,主线不变。

唯一的不同是,如果Jason那天偷的是Bruce Wayne的轮胎

[1-2]

[3-4]

[5-6]


7.

 

“17个小时了,只有一顿没吃完的早餐。你没跟我讲过除了你,Jason也这么有使用双重身份和忍饥挨饿的‘天赋’。”Dick有些挫败地耸了下肩,他手上端着没能送进房间的托盘。好在监控监视警报都未曾响起,Jason只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倒不是直接逃出了庄园。正在换上夜晚装束的Bruce顿了顿,摁下了通讯。

 

Jason坐在地上,他的脸埋在床边,双手向前伸直瘫在床上。刚刚的敲门声让他下意识蜷缩手指,指腹摸到的冰凉布料终于让他抬头——那是一套叠好的罗宾制服。Jason发出一声意味不明地轻叹,重新把脸埋进被子里直到门口的脚步声远去。他能认出那个脚步声过于轻快灵巧,那不是Bruce的脚步声。即使那个人没有开口说话,Jason就是知道Bruce不会来。等到一切重新归为安静,整个庄园只有大厅中的老座钟在嘀嗒,然后发出浑厚地敲击声。Jason握住那熟悉的斗篷用它磨蹭自己忽冷忽热的脸颊,再次叹了一口气,蝙蝠侠已经去夜巡了。

 

蝙蝠侠,又或者BruceWayne,男孩儿为这两个名字的联系感到愤懑不平。他不是没肖想过蝙蝠侠面罩下的脸,但在他的脑海中那也许是一张与幽灵相似的脸庞,像是《歌剧魅影》里的那位鬼魂,他需要用面罩遮挡苦楚才好让漂亮的声音为自己捕猎。Jason甚至暗自考虑好了,他绝对不会在摘下面具的蝙蝠面前露出一点点惊慌,哪怕他长了一张蝙蝠一样的老鼠脸也不会尖叫!我愿意抚摸他的脸,他的手背,Jason趴在自己的制服上,回忆自己曾经设想过的情节,那该是在一个下水道里,四周阴冷充满地下世界应有的所有动物,老鼠,蟑螂,被抛弃的残缺尸体。然后蝙蝠侠对着他摘下自己的面罩,他面目扭曲,仿佛所有都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他会问“Jason,你愿意永远做我的罗宾吗,跟我呆在永无阳光的黑夜和肮脏里直到腐坏。”而自己甘愿献上脖子给他吸血——如果那时他需要的话。

 

然而事实是Bruce Wayne,他的养父坐在阳光漂亮的餐厅里,握着锃亮的银质餐具,将半块漂亮的煎蛋黄送进口中,他的脸颊就像是每个哥谭女孩儿梦  中的那样完美。Jason甚至留意到他咀嚼吞咽的动作,都那样力道和缓速度恰当无可挑剔。“我就是蝙蝠侠,Jason,”完美男人用餐巾摁上自己完全没有脏污的嘴角,仿佛在坦白他给哪位姑娘送上了一条街的玫瑰一样简单又轻巧地补充道:“我就是。”

 

Jason在突如其来的不适中落荒而逃。

这就像是他手握撬棍遇到了Bruce却被他领回家那刻一样,Jason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他觉得非常难堪。Bruce握着他的微温手掌让他焦虑,为他挡住闪光灯的身影也让他焦虑,他几乎是包含着期待希望报纸上所有恶毒的猜测可以被应验,哪怕一点点,但Alf在他的领口上别上了一个漂亮的Wayne家徽。

“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我是一个小偷,和任何一个在犯罪巷中谋生的孩子没有两样,我们会为了五美金帮毒贩接头,为了一条面包参加围殴。”Jason在心里对面前两个人咆哮,“给我惩罚,任何惩罚!那才是正确的。我不该有这样的好运气,别在我的身上套上你那该死的哥谭救世主的姓氏!”

但他只能在Bruce那温和得仿佛从未曾遭遇过寒冷一般的微笑面前,垂下眼屏住呼吸。他的养父是一个善良的王子,他给哥谭的孩子们带来了许多的梦。Jason不敢多说任何一个字去惊动他的完美,他得让自己乖巧压抑住一切不适。只有在厨房和洗衣房帮Alf处理一些杂物的时候,Jason感到片刻的真正的安宁——“所有的污迹都能被洗掉。”

我也能。

 

然后Jason就遇到了蝙蝠侠。他在哥谭最黑暗的地方出没,打击逍遥法外的混蛋,弥补所有光鲜处不能谈论的罪恶。每夜Jason从庄园围墙翻出,仿佛终于逃向了一个自由的世界。


蝙蝠侠是他的退路。

 

但蝙蝠侠是Bruce Wayne。


 这个世界多么操蛋啊。


Jason呜咽一声放下罗宾制服。

腹中的空荡终于把他从无尽循环的懊悔圈子中拉出来。



—————TBC———

存稿用完单章更..估计这个阶段的两人互动三章内能完啦

评论(2)
热度(58)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