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Wayne先生的企鹅 [Brujay] [8]

又名:误会是怎么样诞生且茁壮成长的   



背景无改,主线不变。

唯一的不同是,如果Jason那天偷的是Bruce Wayne的轮胎。


[1-2]

[3-4]

[5-6]

[7]


8.

 

老管家按照Bruce离家前的吩咐,用简单食材取代了已经做好装盘的晚餐,零散放在料理台上和储物柜里。他最后仰头看了看上面依旧紧闭的卧房门,用超乎习惯的力道用力关上了房间门。

 

Jason趴在床边睡着了,他饿得身心俱疲,因为不想冒着下去会遇到Bruce或者Dick的风险去觅食,他选择继续忍耐。还有半个小时他们应该就要出门了,那是夜巡的时间。Jason拨动自己手表数着秒针嘀嗒,只要等到那两个人离开…我其实不是那么怕遇到Alf,老管家不会多说话,而且Bruce也怕他,上次Bruce想在床上吃早餐就被老人用一个眼神解决了。这么说来Alf是让蝙蝠侠都怕的人…天啊,Jason迷迷糊糊地想着,他似乎听到了一声门响,方向似乎是来自右前方楼下——Alf的房间。男孩儿头埋进枕头,最后一个清晰出现在脑袋里的念头是希望这位老人没有什么可怕的秘密身份了。

 

生长期对食物的狂热需求合着他小腿肚子抽筋地一弹,将Jason从梦里拉起来。他紧忙扣紧自己肌肉反方向拉扯,熟练解决了从肌肉深处传来的疼痛,从床上跳下来。午夜了,Jason尝试着回忆睡前发生的事情,任然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叫饥饿感更强烈了。他换上睡衣,小心翼翼地拉开自己房间。走廊一片安静,楼下的房门紧闭,应该已经入睡了。Jason缓慢地挪动自己,悄无声息地潜入厨房。

 

他就知道Alf是这个屋子里最好的人!Jason拿着从各个角落翻找出来的食材,他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厨房的门,放弃会发出噪音的油烟机,决定将一切都塞进烤箱处理。一小包红肠,小碟芦笋和蘑菇。Jason靠在料理台边,那个高度刚好梗在他腰上,他一边啃着手里的面包,一撑手跳上去。暖黄的烤炉光线笼罩了他的眼睛,Jason低头看着面包边缘的牙印,感觉这柔软的淡黄色半圆弧也在这个安静的氛围里劝慰着他。这没什么大不了,收养孩子的人多少都会有点秘密,至少对比起最开始那些报纸里写的东西,现在这个秘密好多了。蝙蝠侠是他的养父,夜翼是他的兄长。Jason揉揉自己眼睛,他很清楚自己没哭,但眼角已经热烫了一天。Bruce将他从那个地狱带了出来,他永远不需要再为了解决饥饿去忍受痛苦。蝙蝠侠还给了他一个身份,让自己伴随他出生入死,天啊…Jason突然顿住,他还是蝙蝠侠的助手,那些罪犯会因为他的情绪就放弃对蝙蝠侠的仇恨吗?

 

蝙蝠侠会受伤,因为他的缺席。

 

未能成型的懊悔在出现之前,另一股预感让Jason觉得鸡皮疙瘩顺着自己尾巴根一瞬间趴到了脖颈,他轻盈灵巧地从料理台上翻下来,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动作敏捷地爬进了眼前的橱柜里。

 

“我几乎要饿死了,”伴随着开门的声先进来的是夜翼,Jason心里咯噔一下,紧紧抱着自己双腿缩紧,“哥谭是个晋级格斗场?为什么我觉得罪犯的成长速度比我都要快,上次跟他们打还不会飞奔格斗耗上两个小时。”Dick拉开冰箱掏出一罐牛奶,仰头灌了几口,然后查看烤箱。另一个脚步声也出现了。请给我Alf,请给我Alf,Jason在心里默念,虽然他一早就知道那会是Bruce,即使后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Alf准备了一点食物,你要吃吗?”Dick似乎很熟练,他拉开烤箱,浓郁的肉香和蒜香在冬日的夜晚总是格外勾人。Jason想象着自己会在这儿等到他们吃完聊完离开,出来看着空空的盘子只好痛哭的样子。

 

“不,Dick,把你的那份带走回房间去吃。明天我们还有别的安排。”Bruce走了过来,Jason感觉他的每一步都踩在自己心上。他现在满耳朵都是自己心脏乱跳的声音,甚至连脑子都有些混乱。他隐约感觉到这个空间只剩下两个人了,像是某种野性的直觉。

 

柜门吱嘎一声,那暖黄的光线重新填充进他的视线,Bruce阔别了一日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眼前,Jason吓得哽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才能缓解尴尬。



——TBC——


评论(3)
热度(54)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