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Wayne先生的企鹅 [Brujay] [9]

又名:误会是怎么样诞生且茁壮成长的   



背景无改,主线不变。

唯一的不同是,如果Jason那天偷的是Bruce Wayne的轮胎。


[1-2]

[3-4]

[5-6]

[7]

[8]


被评论的夸夸一刺激,突然又出现一章(。)

9.

 

Bruce将因为缺氧而满面通红的小男孩抱出来的时候,后者才隐约清醒过来开始,蹬了两下腿意思意思挣扎。Bruce把他放在料理台上坐着,用凉水拍拍他后颈。“暖气就埋在柜子后面,”Bruce解释道,没有提问和责备,Jason仰头看他,发现自己的头顶似乎刚好与男人的下巴一样高,“我以前在里面爬过,为了监视Alf每天都躲在厨房做什么,然后我中暑了,在床上躺了两天。”

 

“你监视他?”

 

“我怀疑他,你能想象那是一段…不算好的日子。”Bruce再次试了试温度,然后放下手靠到一边:“我的父母留给我的东西我不能理解,也无法拥有,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无所有。但是这个时候涌出了一堆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他们想要通过掌控我掌控一些东西,为此闹得足够难堪。”

 

Jason点了点头,他能想象那个景象,虽然方式不一样,他们都接触过那种赤裸简单的欲望。Bruce递给对方一杯水,顺带也给自己接了一杯,谈论往事对他来说并不容易。但很明显这是不得不说的,而且也只能由他来说。“Alf就像是波塞冬拿着三叉戟一样,拿着遗嘱分开人群就走了过来,然后将我从这个境地中救了出来。”Bruce笑了笑,Jason觉得自己很少看到这样的笑容,也许是因为在厨房,也许是因为Bruce没穿着让他陌生到感到惧怕的西服。而且Bruce笑起来真的很好看,Jason的眼神在他的眼睛和唇角间游移,觉得才降下去的热度又涌上脸颊。

 

“但是我没觉得安全,他太好了,好得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我总想找出些证据证明他真的是个坏人,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了。”

 

Jason下意识赞同地点点头。

Jason发现Bruce在看他。

Jason心里咯噔一下。

Jason试图解释。

类似于我没真的觉得你是个坏人,我只是觉得也许你有些可怕的爱好,又或者…

Jason放弃了开口因为没什么能瞒过蝙蝠侠。

 

Bruce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在一个呼吸之间表情变化,觉得自己试探的进度似乎有些太快了。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将对话倒回到哪里。两人之间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噼啵。”

 

烤箱里的一声脆响打破了这个局面。Bruce马上站起来走过去,Jason也跟着跳下桌子——他真的要饿死了!“你该带上手套再拉开它!”Jason拦住了徒手打开烤箱试图去勾出盘子的男人,脑子里突然闪过之前自己在厨房思考的事情:蝙蝠侠没有自己会受伤的,Bruce Wayne也是。他套上Alf常用的那个灰色大手套,将烤盘取出放回桌上。刚刚那一声响很明显能找到出处,被烤得有些焦黑的肉制品已经炸开,而蔬菜绝对已经开始碳化了。Jason有些脸红,他因为太饿把温度开得很高,又三番两次错过去拯救它们的时间。他脱下手套放好准备把这些食物处理掉,倒不是说他觉得自己不能吃,不过Bruce…他不适合去吃这些东西,就像他与漂亮银餐具和骨瓷契合过于 完美一样。

 

Jason带着分类垃圾袋转过来的时候,Bruce正咬着一根以及被烤焦的肠在认真咀嚼,看上去似乎没有不适反而吃得很香。Jason不知道为什么,憋了整天的委屈都一下子冲出胸口,他带着哭腔对Bruce大喊:

“那他妈是我的香肠!操你的!我快要饿死了!”

 

Alf被焦糊味吸引到厨房的时候,里面的两个人正就着料理台不够明亮却足够温热的暗淡黄光分享那一盘乱七八糟的东西。Jason看上去也乱七八糟,这大约是第一次他在这个家笑得像个孩子,顶着一颗又红又亮的鼻头,明显是哭出了鼻涕,又被人用不恰当的手劲儿揩过。

“我真的快到你下巴了。”Alf后退两步并没有走进去,他相信Jason和Bruce没有看到自己,因为他正揪着男人的衣摆,手上还带着黑色的食物残渣和油,试图把头埋进对方胸口:“我不会再缺席了,Bruce……蝙蝠侠。”男人圈着那个小小的复杂的脑袋将他抱紧,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肩头,他低下头将下巴蹭在Jason柔软的头发上。

 

迟到的前菜有时也可以勉强充作甜品,老管家这样想着,至于会不会让人腹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6)
热度(63)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