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主Brujay/Jayroy友情向] 末路旅程 [1]

混乱又暴力的公路电影AU

实验作….半夜跟小家伙瞎扯的产物,做个尝试…不保证后续

 

警告:脏话/混乱关系提及/PN52梗都混用

超英存在与否尚且是未知/他们只是在寻找过去和未来的年轻人


 

————

1.

 

Jason以为这开始已经是最糟糕的部分了。

 

“操…操”他在一个黑暗促狭空间醒来,疼痛的胸口仿佛被一口大锤子砸碎,强烈地窒息感叫他猛吸了一口气,瞬间意识到这个空间的氧气本就所剩无几。他抬手撞击他上面的木板,恐惧与窒息让他呼吸急促又混乱,他明知道自己说话是在浪费生存的机会,但是他无法控制,狂躁在他破碎的胸腔尖叫,Jason怒吼着踢打身上的木板:“操他妈的!操!”

 

等他捂着自己被木屑刺伤的手臂行走在深夜的墓园叫人胆颤的微光中时,已经没有什么玩意儿能吓到他了。也没有什么鬼魂能比他本人更可怕,Jason啐出一口土渣,那里面混杂着破碎的送葬花瓣,他索性拽下墓碑旁的几片树叶来清理掉自己口腔里的墓土,很新鲜的薄荷叶子和菊花瓣儿,Jason用它们刮干净自己舌苔,然后用力嚼了两口叶片,这味道让他觉得自己活着。鬼知道这个地方躺的是不是一个肺痨病, 反正人们还是会给他铺上清嗓子的玩意儿。Jason吐掉苔绿色的薄荷叶,然后拔掉碎木片用力吸吮自己伤处,热烫的血液冲出伤口让他感到安全。他不能死于败血症和破伤风。

操,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他被活生生扣在一口棺材里,唯一能记得的东西——哦不,那是我现在唯一知道的东西,想得起来才有个鬼——就是有人想杀我。

 

Jason搬起一块松动的墓石,照着旁边的灵车窗户砸过去。在撞破了永远宁静的墓园大门后飙向晨光。

 

他在冲出城区后感到一阵空茫的自由。东边隐约透出粉色,Jason看着自己的条纹西装和领带,那两颗闪烁的祖母绿光泽的袖扣与黄金领夹对他的认知自己的身份并没有任何用处。但至少它良好的质地剪裁并没有让它看上去跟本人一样狼狈。Jason翻找了全车用仅有的两瓶矿泉水补充水分,然后趁着天色不亮前直接撬开了水箱,用那里面的液体将身上血迹稍作清洗。


Jason还是想不起来他自己是谁,但除了这个他什么都记得。

他知道怎么快速处理伤口,知道怎么偷车怎么驾驶,而且他很高兴自己足够强壮。我可能是一个黑帮分子,打手,卖淫窝点或者贩毒,或者什么帮派老大的司机。这就很能解释为什么他开车很棒了,但这只让他的脑子更加混乱,谁会让一个死掉的手下,没价值的小混混带着一对货真价实的祖母绿下葬?!Jason已经摘下了那对袖扣放在西装内袋,在那下面是他从车里找到的匕首和几张零散美钞。车里头还有半瓶威士忌和一个合金指环,Jason对它们不屑一顾,熟练地用匕首拉开坐垫,从里面找到了几袋白色粉末。

 

他对自己认识这些东西也感到无法理解,可能他没那么有用。操蛋,他很有可能只是哪个阔佬的小情人!这就能解释了为什么他居然认出有价值的珠宝和隔着软垫嗅到高纯度的毒品,甚至看着远方天色想要感慨一段:你可以疑心星星是火把,你可以疑心太阳会转移,你可以疑心真理是谎话……

 

“可是我的爱永远没有改变。”*Jason小声地念了一句,然后从那词句和不属于自己的语调中感到一阵由衷地恐惧和战栗,那来自被高速路环绕的那座老城。谁知道那他妈是个什么鬼地方,但是他无论如何不想走进去,无论如何。他已经借着黎明前的黑暗将自己处理干净,Jason对着后视镜扯出一个笑,然后大踏步跨过应急车道围栏,并扯开了自己绞索一样的领带。

 

他相信自己这个样子是能够“搭”上一辆顺风车的。

至于去哪儿,拿到车再说。

 

 

 

注:* 《哈姆雷特》

 


评论(1)
热度(31)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