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靖苏】小满 【琅琊榜】

1.

       小满将至,农事繁忙,江湖上倒也生出几分初夏清闲。江左盟近日来并无大事,只按照梅宗主吩咐,一小队人马在午后懒懒散散地离了盟内,在这江左十四州内查看新建的水利与虫害。

       飞流一直被闷在车里,咬着观之即能让人生津的青梅,拧着眉头把它又吐回盘子里:“难吃!”

       马车上铺陈着数个绵软垫子,上面盖着一张整裘皮,收拾得不像是这初夏时节的样子,窝在上面的青年却没有半丝因闷热出汗。四人不急不缓,边聊边走。旁人看来就是个体弱多病的贵公子,趁着寒气方散暑气未起,出门散心来了。

        “飞流乖,再等两三个时辰我们出了城,就不怕有人给蔺晨哥哥报信了。到时候苏哥哥带你好好玩儿。”

        甄平驾着车,耳力却是不减,刻意冲马车里喊话:“飞流可喜欢少阁主了是不是?要不我们放飞流回去,苏先生跟我和黎纲出门就够了。”

        飞流只听到这话里的名字立刻乖乖安静了下来,气哼哼倒在青年腿边,紧紧拽着他衣袍小兽一般窝着不再说话了。梅长苏宽慰了他片刻,听着前面黎刚和甄平两人说着闲话,安排一路食宿与落脚据点,和蔺晨吩咐的汤药养身要点,也昏昏沉沉地泛起了困。


        远在盟内的蔺少阁主气得又摔了一个药杵:“我就没见过哪个医生还要追着病人满江湖跑的!”


        梅长苏再醒来已是日头偏西,飞流被拘着不能乱跑,也在他旁边睡着。十二三少年的无忧模样与这闲适的日子,仿佛十余载从未变过的金陵旧梦。梅长苏突然觉得喉头一紧,调转视线撩起车帘,对着茫茫苍山叹了口气。


        这番出行跟在巡视水利的盟内兄弟身后,半道便已经换做了自己的路程,奔着山间一处小村落而去。梅岭一役,七万忠魂难安。那些铁血男儿也不是石头做的,血肉之躯总还有别的牵挂,父母妻小,都因着这一桩血案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少不了意难平者要上达天听求个真相,民情一起,却被视作巫妖蛊惑之罪被尽数斩杀。梅长苏忍得了朝堂构陷,却不忍看无辜百姓受累,更不能让赤焰军在大梁子民的口中也化为不可言谈的妖魔之名。索性托了药王谷那位宅心仁厚的老谷主与忠肝义胆的素玄之名,将这些不改情志的赤焰旧部的家人安顿下来。

        除了村中男丁略少,不待见沿途来往的旅人之外,旁人也难瞧出这村子有什么端倪。梅长苏四人的马车就这样驾轻就熟地进了村落,跟着药王谷的接引人在其中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小院落住下了。

 

2.

       “听闻宗主抱恙,实在没想到还是如旧年一般赶来。属下准备不周,还请宗主责罚。”引梅长苏入内的男子抱拳致歉,带他绕过满地晒着的药材踏上阶梯,接着道:“不过…宗主能来,少谷主此番也能安心了。”

       黎甄二人安排好了后续的杂事后才上楼,看梅长苏坐在窗边,嗅着这草药温热香气,似是有些走神。

       “宗主,”黎纲看他情状有些担忧:“宗主切莫忧思过度,蔺少阁主说过,你的身子是六分靠药石医,四分靠神思养。”

        梅长苏笑了笑转过来拉伸双臂:“你们当我来此处是为了伤情怀旧吗?再把蔺晨挂嘴边,飞流就肯定不回来吃饭了。”

       似乎为了响应他的话,屋顶瓦片愤愤不平地咔哒一响。屋内众人不免一笑,梅长苏重新回头看着窗外往来的几位妇孺老人,笑着叹了口气:“素日里勘查算计,朝廷阴诡人心险恶。我不过是怕我在这瘴气弥漫阴险之地里失了本心,常过来坐坐,也不至于忘记了自己所谋为何。”


        餐食从简,四人一道用了晚膳,也回了各自的房间。炎夏将至,一楼的暑气略重,加上各家院中都晾晒着药王谷预定的药材,药香过于浓郁。一行人住在楼上,黎甄二人一左一右,将梅长苏的房间夹在中间,以护卫安全。

        车马劳顿,倒让梅长苏显出几分大病后疏懒的畅意。也不知这温热的半夏药香和清浅幔帐是否让他忆起了什么旧事,一时间连深重思虑也停了,发着呆,不知不觉日暮西沉,新月挂起。

        村子静了下来,遥遥几声子规啼叫,连巷中犬吠都没了声息。



        突然暗夜里燃起一星火把。梅长苏站到窗边,遥看着那一星火把成了列,传来的竟然是铁骑踢踏之声。

        飞流无声无息出现在梅长苏身边,和他一起看着远来的兵马,稚嫩的脸上显出好奇。军队行进速度不快,看得出是长途跋涉后的步伐,但疲而不乱。但在幽夜里擒着的火把,竟如星子一般各自守序,不慌不忙,稳步前行。只这一眼已足以显露治军之人的一些脾性与军中纪律,恍若当年。梅长苏只觉体内有一股蛰伏多年的热血,似是被这些缓慢逼近的整齐的火光所点燃。他伸手抚住自己胸口,那颗心脏跳动的方式强而有力,像是另一个灵魂被唤醒,看着熟悉的军阵步伐带着威严与荣誉步步逼近。林殊突然附在了他身上,又似乎离他而去了。奔跑着欢呼着迎向军阵,迎向父帅与祁王哥哥,迎向赤焰忠魂在风中猎猎的军旗。

       “宗主,”甄平敲门来报,飞流前去开了门,只觉得他与黎纲看上去与平日不大一样,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只听甄平开口接着道:“我方才探查过了,来的人…是靖王。”


        梅长苏一震,林殊的魂似被钉在了这黑暗的苍山间。

 


3.

       新月的光只够在山间挑起些微光亮,但映在盔甲上怎么都是够的。梅长苏熄了蜡烛,仍站在窗边。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清了领军之人,还是记忆中的容貌神态盖住了眼,靖王与十二年前那个一板一眼的景琰一模一样,就像是未曾变化。

        村中虽不喜旅人前来,但对这番军队过往倒未曾显露一丝不快,反而比平日里的冷淡态度,平添了几分亲昵。村长前去接迎,身后跟着几位不请自来的老人。梅长苏站在二楼纵观街景,从黄发稚子到耄耋老翁,有立于街边,有如他站在窗前观望的。神色都突然变得肃穆。村子倒是比之前更静了。仿佛在这远离京都与人群的山中,借着月光朦胧,有什么似乎携卷天地抹去阴阳界限,随着方才林殊狂奔欢喜的魂魄转而来到人界,笼罩在这一群失去所爱的人们眼前。

       梅长苏看着靖王下马行礼,与村长和诸位长老交谈。他听不清靖王的声音,但记忆中萧景琰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合着所有他看过的靖王因执着赤焰一事备受冷遇的情报,如丝线经纬交错,将这一幕织成梦中情景。梅长苏有些恍惚地看着靖王与村长交谈,毫无皇子傲气仅剩一身军中风骨,许是想要借道此地,在离村落山坳不远处寻一平地扎营修整;林殊也借了他一只眼,看到赤焰的忠魂静静跟在萧景琰身后,与军纪严明的靖王军站在一起,天地之间没有一声喧嚣。

        靖王牵着马匹踏入村落。身后亲兵也都纷纷下马。似乎全村的人都醒了,站在村落布局简单的街头巷口。月光照出了军队的影子,那些黑影上没有改换了的标志,没有异了字的军旗,一步步踏过的将士们,有着和赤焰军一模一样的影子。梅长苏抬眼扫过街边的村民,每个人都有着他熟悉的眼神,那眼神熟悉到胸口炙热滚烫,却无法让他冲渐行渐远的萧景琰喊出一句话。待军中押运物资的车马与尾翼骑兵都迅速又安静地消失在视线里,所有立在家门前的人才从这份奇异的梦中醒来。


       梅长苏听到一声压抑的恸哭,那是今夜备膳的厨娘的声音。她的孩子若能从梅岭归来,今年想必与景琰一般年岁了。



4

        朔日醒来,靖王一行人早已离去。除了营地生火留下的黑色火坑,昨夜的恍如一场盛大的幻觉。药王谷的车马到了,众人收拾晒好的药草,一车车运送往江湖名家与大大小小的医馆,再最终落在每一位兵将的伤口上。

       黎纲与甄平终于从飞流手上拿到了蔺晨的鸽子,少阁主在小小纸卷上竭尽所能破口大骂,两人看得不住偷笑才转呈给了宗主。梅长苏也不恼,丢给飞流让他撕着玩儿,吩咐二人准备归程。

        “宗主这次怎么这么听话,只待一天便回去了?”

        梅长苏转身看着萧景琰离开的方向。金陵望不见,但广阔平原上明月已落,这晨昏轮转间熬干了多少血泪心神,又锻造多少宁折不弯的魂魄。


        “回去吧。准备了十二载,也是时候筹划去金陵了。”




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

前路与共。


——————

 @陌陌今天也没有睡醒zzZ  宝贝昨天晚上点的“月”的梗,睡醒了开始动笔,写起来居然比想象中还要顺手。提前了大约就不能当做520礼物了吧!


评论(2)
热度(37)
  1. 陌陌今天也没有睡醒zzZ子封 转载了此文字
    陌陌最喜欢子封啦……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