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除了显摆没啥用处的不列颠、爱尔兰及布列塔尼豆知识——亚瑟王的骑士们

神秘学:

高文


高文(Gawain)的威尔士名是Gwalchmai,这个名字包含“鹰”的词根Gwalch,这是当时贵族的普遍称号,而mei一说相当于现代威尔士语的Mai,即“五月”,因此有人认为此名意为“五月之鹰”;但也有一说高文的名字源于古布立吞语Ualcos Magesos,意为“平原之鹰”。高文是一个深受不列颠人民喜爱的英雄人物,在法国人将兰斯洛特引入亚瑟王传奇之前,亚瑟王首席骑士的位置一直都是高文的,甚至连兰斯洛特“骑士之花”的称号原本也属于高文。他被称为“不列颠三大最慷慨的人之一”,被描述为一个谦恭有礼、尊重女性(尤其体现在他与Ragnell的婚姻上)的高贵形象,后者尤其重要,因为高文有着无数称号,但是与女性有关的称号是最突出的。他被称为“少女的骑士”,以拯救所有危难中的女性为己任,以致后来的亚瑟王传奇中,当其他骑士都在寻找圣杯,高文却在满世界地拯救妹子。“白马王子”一词,一说就是来源于高文,高文的很多传说都和女人有关,而且在不同传说中他的配偶或者情人各不相同,但她们有个共同特点:都与“彼世”或魔法有关。高文的形象在不列颠几乎是无处不在的,不列颠有一种图案叫做Green Man,这是一种来源不明的图案纹样,形状为无数藤蔓缠绕形成的一个人脸。这种图案一说与狄俄尼索斯有关,而它也确实经常出现在酒馆门口(甚至英国现在有些乡村酒馆就叫Green Man),一说与凯尔特森林神希尔瓦努斯有关,还有其他各种说法。而下图的描述将Green Man与高文联系在了一起,因为高文有一个身份就是“绿骑士”。




 


然而,当法国人在亚瑟王传奇加入了兰斯洛特后,大概是因为法国人讨厌英国人的原因(英法世仇可见一斑),高文被描写成了一个举止轻佻、只会讨女人欢心的谄媚形象以衬托兰斯洛特,他的称号和地位被让渡,比如上文提到的“骑士之花”。


顺便一提高文的很多传说都直接传承自库丘林,绿骑士就是传承自库丘林传说《The Feast of Bricriu》。


凯(Cai)


与高文一样,凯既是亚瑟王的亲戚,又是他的心腹,他是威尔士传统中的王宫二十四官员之一,为亚瑟王的管家,掌管厨房中的膳食和酒窖中的酒品——乍一眼看是个打杂的,但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官职,哪个王会让不是自己亲信的人掌管自己的伙食呢?和很多凯尔特英雄一样,凯身怀异能。在Culhwch的故事中,凯被说成具有以下异能:在水中屏息九日九夜;九日九夜不眠不休;他的剑造成的伤口无人可医;能够让自己变得和森林中最高的树一样高;体温高于常人,无论下再大的雨他手中的东西永远是干的,他甚至能用自己的体温为同伴生火。


然而凯在《马比诺吉昂》中基本是个毒舌加逗比,他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先出来骂几句粗话惹毛主角败下阵来以衬托高文的高风亮节武艺精湛彬彬有礼风流倜傥慷慨大度。在Geraint的故事里凯被Geraint胖揍了一顿;在Peredur的故事中,凯对Peredur冷嘲热讽,并且把赞扬Peredur的侏儒夫妇踢下台阶,惹得Peredur负气离开亚瑟王的宫殿,并宣誓报复。后来这个誓言果然应验,当亚瑟一行再次遇到Peredur,凯对Peredur出言不逊,结果被Peredur一顿猛揍、打碎了下巴,随后高文登场;在《The Lady of the Well》中,亚瑟王一行为了寻找Owain与成为了黑骑士的Owain交手,凯迎战两次,第一天被打落下马,第二天自告奋勇又被打得头破血流,高文披了件斗篷去迎战,两人交战两天都是鏖战到晚上,第一天难解难分,第二天高文挨了一击于是护面掀了起来,Owain这才认出高文。这两人相认之后还跑到亚瑟那里争着说是对方打败了自己……什么?你问凯怎么样了?其实你们可以阴谋论一下,Owain没认出高文是因为披了斗篷,可是凯没披斗篷他怎么也没认出来?在Culhwch的故事中,凯也是Culhwch讨亲大队中的一员,在任务中,他以不光彩的手段谋杀了Dillus Farfog,凯与贝狄威尔将全部事情禀报亚瑟王之后,亚瑟王对凯唱了一首englyn(类似于讽刺诗),从这里开始,凯就从这个故事中消失了……(凯尔特文化和很多文化一样、认为诗和歌具有魔力,吟游诗人拥有很高的地位,有些传说中诗人能直接以讽刺诗令国王失明)


凯经常与贝狄威尔一起行动。凯有一句独特的宣誓辞“以我朋友的手的名义”指的便是贝狄威尔,因为贝狄威尔只有一只手。


贝狄威尔(Bedwyr)


贝狄威尔被称为“不列颠岛三大加冕的战争领袖”之一,如前所述,他与凯经常成对行动,关于他的英勇的描述也是“他从不畏惧凯所选择的征途”。贝狄威尔非常英俊,英俊到整个不列颠岛只有亚瑟和Cibddar之子Drych能与之媲美。贝狄威尔只有一只手,但是“三个战士在同一个战场上也无法比他更快地让敌人流血”,这在凯尔特英雄中是非常罕见的,因为凯尔特英雄身体残疾后失去神力是一个常见的母题,比如达努神族的原神王努阿达就是被砍去一只手后失去了领袖地位,虽然医神Dian Cécht给他装了一只活动自如的银手。在Culhwch向Ysbaddaden Bencawr(一个巨人,他的名字中,Ysbaddad意为“荆棘”,而Ben即为Pen,意为“首领”,cawr意为“巨人”)要求嫁女时,Ysbaddaden阳奉阴违,在Culhwch转身离去时向他投去一把淬毒的冷枪,却被贝狄威尔一把抓住扔了回去,刺穿了Ysbaddaden的膝盖(膝盖中枪……)。


在后来的亚瑟王传奇中,贝狄威尔是卡姆兰一役中少数的生还者之一,他将亚瑟王的圣剑“断钢”(Excalibur的意思是“断钢”,这点以后再叙)归还湖水的故事脍炙人口。


欧文


Urien之子欧文(Owain)即为后来亚瑟王传奇中的伊万(Ywain)骑士。他是个历史人物,是6世纪一个名为Rheged的王国(包括今坎布里亚郡,从奔宁山脉到Catterick)的统治者。虽然他的年代晚于传说中亚瑟王的时代,但他依旧于12世纪被加入到了亚瑟王传奇中,同样被加入亚瑟王传奇的晚辈还有诗人Taliesin(欧文的事迹就记载在他的诗歌中)。


欧文被称为“碗之伯爵”(Iarll y Cawg),那是因为在《The Lady of the Well》中,欧文来到一口井,井上有块石板,石板上有个银碗,碗被银锁缠住。用碗舀一碗水洒在石板上,他就会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会降下一阵大冰雹,把树上的所有树叶全都打掉。后会有一群鸟停在树梢上,唱出世上最美妙的天籁,当他最为陶醉时,他会听到一阵呻吟向他靠近,然后他会看到一个骑纯黑马、穿纯黑衣,标枪上绑纯黑旗的骑士。这段描述中关于井和碗以及锁链的描述与《第三支系》中Pryderi的经历如出一辙。


而上述经历又引出了欧文的第二个身份“黑骑士”,因为欧文打败了黑骑士、迎娶了The Lady of the Well后,欧文便成为了守护神井的下一任黑骑士。这一点和高文与绿骑士的关系颇为相像。


但是欧文最广为人知的称号是“狮子骑士”。欧文与亚瑟一行重逢之后,答应The Lady of the Well在亚瑟王的宫殿呆三个月,结果却乐不思蜀地呆了三年,于是受到诅咒得了失心疯,所幸后来得到救助,恢复了神智。他在森林中游荡的时候,从一条蛇(也可能是龙)那里救出一只白狮(注意颜色),后来这头白狮与他形影不离,于是欧文被称为“狮子骑士”。但是在这个情节之前就有情节暗示了欧文与狮子的关系,在他被引荐到The Lady of the Well那里时,故事就特意提到他的靴子上有一个金狮扣。狮子是对于基督的比喻之一,传说狮子出生时没有灵魂,三天后才能复活,恰与耶稣相似,而《启示录》中的四活物也正是人、狮、牛、鹰,这四样还用来指代四福音书(当时的凯尔特人毕竟被基督化了)。




 


欧文的扈从被称为“Cenferchyn的三百枝剑与翱翔的渡鸦”。Cenferchyn的意思是“Cynfarch的后代”,Cynfarch是Owain的祖父。“渡鸦”是威尔士诗歌中对战士的常见隐喻,但是在《Rhonabwy之梦》所描述的“渡鸦之战”中,Owain的战士却是货真价实的渡鸦。关于“渡鸦之战”,上篇长微博已经提过,这里不再赘叙。


Peredur


Peredur即是后来亚瑟王传奇中帕西法尔的原型。他的身世上一篇文章已经提过,是约克的建城者Efrog的第七子。。Efrog捐躯战场后,Peredur的母亲不想让他重蹈父亲的覆辙,于是带他隐居荒野,身边只带妇孺和无法上战场的男人,他的童年因此从未听过“马”或“武器”。然而正如Peredur名字的意思“坚枪”(par:矛 dur:铁;坚硬。Peredur因此又被称为利刃Peredur(Peredur arfau dur)和Peredur Baladr Hir(长枪Peredur)),有一天,他遇到了一队骑士,高文与欧文就在其列。Peredur问他们他们骑的是什么、拿的是什么、要到哪去,等他得到了回答,他便决定也成为一名骑士了。从此Peredur开始了他的历险。Peredur与一位跛脚老人的相遇成为了后来圣杯故事的雏形,这点以后再叙。


大家可以去听一下瓦格纳的《帕西法尔》和《罗恩格林》。罗恩格林为帕西法尔之子,被称为“天鹅骑士”。如今的婚礼进行曲某个喜闻乐见的版本就是出自《罗恩格林》。


Geraint


此人是好几个人的集合体:五世纪的不列颠将领Gerontius、诗歌Gododdin中六世纪的Geraint、八世纪的Domnonia王Geruntius、康沃尔圣人Gerent、康沃尔王Gerennius。他被称为“不列颠岛的三大海员”之一。他的故事基本都搬运自法国浪漫文学人物Erec,尤其是他与Enid的结合,参见前一篇长微博的“女性崇拜”部分。


亚瑟王


亚瑟王是不仅是一个凯尔特英雄或者不列颠英雄,随着骑士文学的兴起,亚瑟王逐渐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人物形象。用某位编者的话说就是“那些说书人为了迎合各自听众的口味,已经把整个传说作了多次修改以及多样的改编。比如说,凯尔特人喜欢魔法的故事,法国人和意大利人对婚外情和皇室的爱情故事情有独钟,而西班牙人和德国人则更喜爱关于圣杯的宗教故事”。随着不断的创作,亚瑟王逐渐由一个类似部落联盟酋长的战争领袖升格为一代拥有神力的君王。既然是大型同人创作,自然无法指望各故事之间有多少连贯性,高文在英国人之间的崇高地位和法国人之间的悲惨地位就是一例。关于亚瑟王,能说的太多,反而不知从何说起(其实是本人也没看过多少亚瑟王传奇),倒不如暂且不提,反正不管说什么,基本都会提到亚瑟王。


这里只说几点:第一,亚瑟王名字的辞源和含义尚无定论,但有一说意思是“熊王”(Arto-rīg-ios arto:熊 rig:王),因此有人认为他其实是一个被遗忘的熊神,不过这个说法好像被淘汰了。第二,在一些亚瑟王传奇中,亚瑟王的背叛者叫做Morvandus,而亚瑟王的原型之一Riothamus在公元457-474年领导不列颠军队来到欧洲大陆,后由于一个名叫Arvandus的人的背叛而身受重伤,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他撤兵前往勃艮第的Avallon的时候,他本想等待救兵,却没能等到。




                                  卡姆兰之役

至于为什么标题用“亚瑟王的骑士们”而非“圆桌骑士”,是因为威尔士传说中好像没有“圆桌”一说。你问为什么不介绍兰斯洛特?回头问问高文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325)
  1. 鬼策Exorcista_Arcanarum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意识到我还转过这个@WANGLUYAO☀️ wodem
  2. A WOLF AROUND U九方 转载了此文字
    没看完,但关于green man有一个错误,《高文爵士与绿骑士》里绿骑士和高文爵士是两个人,这其实从
  3. 祈愿_LyraRan九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源-
    学习之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