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龙舌兰的心》【hartwin】【HarryxEggsy】【撒糖吃肉】

闷头吃了那么多,努力憋出一点肉贡献给大大们!pwp一发完!


——————

(1)

      Eggsy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来了一个可怜的租房客,抱着自己一堆又一堆多得过分的行李,被塞进了一个不足五平米的小房间,为了能躺下,他不得不拿起凿子和锄头,好在那墙壁上打开一个崭新的、硕大的新房间,好放下那些玛雅文化、托尔特克文化和阿兹特克文化和鬼知道什么文化。


     “Eggsy,恕我直言,你的小脑袋就算把褶皱全部展开,面积也才2200平方厘米,大小正好相当于一张报纸。”

刚刚还嘟囔着抱怨的男孩,中弹般地抱住自己脑袋迅速倒趴在桌上,好吧,托Harry的福,现在他脑子里更涨了,可怜的租房客这下只能从他的耳朵眼里钻出来了。


      难得Harry不出外勤的几天,Eggsy却觉得自己已经奄奄一息无法去好好珍惜这个周末日出了。他疲惫地歪着头,看男人穿着得体的衬衫在房间里踱步,围裙的绳结都伏贴的掖在领口下,袖口卷到手肘下方三厘米左右,随着手腕翻转的动作肱桡肌和旋前圆肌在皮肤下拉扯出一个堪称性感的模糊光影。Eggsy不由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决定为了视觉上的享受撑起瘫软在桌上的身体,磨磨蹭蹭踱到厨房门口。


     厨房里飘出的微呛的味道十分少见,烟熏火燎的气氛让男人看上去更加...容易亲近,就像是每天用魔法变出美味佳肴的神仙教母,突然被发现,也是会在厨房里挽起袖子奋力地帮灰姑娘捡出灰盆里的豆豆。


      Eggsy为自己的联想傻笑出声,恍惚间发现家里的回荡着的不是沉稳蕴藉的古典音乐,而是《拉库卡拉查》[ 墨西哥民歌]。

Wow,Eggsy小小的惊讶着,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


      目光顺着衣物完美顺滑的褶皱往下滑,Harry的步伐带着轻快的节奏感,动作牵扯着略宽松的家居服,却也能勾勒出下半身的火辣轮廓,合着他手中翻炒着的辣味一起熏到了男孩的喉咙。


     “我以为你不喜欢吃辣?”他清清嗓子,努力把自己眼神从Harry的身上扒下来,这简直是比遛这只说不走就不走的JB还难。


      Harry微笑着,将裹满了酸辣酱汁的南美螺倒进摆好的长盘中,顺手递给了站在门口的男孩儿:“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临时决定今天是墨西哥日怎样?”Eggsy接过还在滋啦作响的盘子,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墨西哥鸡肉卷”咽回去,他敢打赌如果他出来,今晚Harry一定会再跟他讨论一次快餐饮食对文化的破坏。


      虽然Harry不管说什么都那么性感。


      Eggsy假装自己是对着散发出辣味的螺肉咽了下口水。




(2)


      哦,墨西哥真是个可爱的地方。Eggsy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幸福地踏着这首轻快的民歌处理餐具。为避免Eggsy训练期间带伤回家而遭遇不必要的麻烦,Harry让他在家留宿开始,他们就对家务做了细致的分工。Eggsy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甩了甩手上的水,迅速地跨到厨房门口,探头,瞄了一眼在客厅坐着翻看报告的Harry,又飞速缩回水槽边继续冲洗盘子。浓烈的甜香的幸福膨胀在小小的空间,Eggsy不由自主跟着欢快的曲调哼唱,他爱死这些平分生活的小细节,仿佛他们俩的人生也跟烹饪和刷碗一样,被简单却牢固的交织在同一个曲调上。


     “我的耳朵听见音乐,他们在跳拉库卡拉查。我的双脚奔向广场,急忙一起加入舞蹈♪~”


       一点也不够不上绅士的歌声再次打断了Harry的文件阅览计划,凭借多年的警惕习惯,刚刚那个金色脑袋晃出来的一下就叫Harry发现了,他本以为Eggsy是想来撒娇耍赖推脱家务的。他当然会纵容男孩儿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任性。


      Eggsy一直是个懂事听话是孩子,他旁观着他二十年来的人生,所有的失落和挫折都只能让男孩儿的美好品质变得更加坚韧闪亮。但是Eggsy也不快乐,他有三两个好友,也有过少年得志的意气风发;但在该死的生活里,这些都成了不堪一击的沙堡,一晃而逝,附赠了他这个年纪所不应有的敏锐直觉。


       Harry的确很宠他,他相信Eggsy值得他做更多。他把这些归结为作为父辈下意识的补偿心态,但他也清楚,不能放任自己以这种心态去霸占男孩儿生命中的所有角色。他已经改变了男孩儿的生命轨迹,作为他的推荐人,他的保护者,他的导师,他的同居人,他的......Harry抿了下唇,no,他的男孩值得更好的。


      洗碗机的声音早就停下了。Eggsy擦干净手走出厨房,站在高大的酒柜边佯装欣赏男人的藏品,姜黄色的灯光把一切都映得犹如蜜糖,他根本一瓶都没看进眼里,早就醉在与Harry共处的空气中。


       我爱他,Eggsy想,我爱他,这就够了,只要是Harry,一切都那么完美。

      

      “或许我们可以在睡前再享受一点狄俄尼索斯1的恩惠。”声音几乎是贴在男孩儿耳后响起来,Eggsy这才发现Harry已经走到身边,他看着Harry拉开酒柜挑选,决定乖乖坐到吧台等他:“或许一会儿我也能被你缝进大腿里睡觉。2”Harry笑了笑,绕过几瓶葡萄酒将后面的龙舌兰拎了出来。


      Eggsy的酒量真是差得惊人,对酒的味觉也很是麻木,Harry理所当然地把这全归罪于麦当劳和劣质啤酒,细想来,在他与eggsy第一次面谈的那个酒吧,难喝的黑啤大约是他揍人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些不能成为妨碍Eggsy执行任务和通过考核的障碍,于是品酒也成了俩人的例行活动。


       Harry端来了他准备好的小银盘,男孩立马对着浓烈的酒味咂舌。之前的葡萄酒就足够叫他面红头晕了,这次的似乎,是某种烈酒?


      “龙舌兰,墨西哥的特产,”Harry晃动手中金黄的酒液向Eggsy解释,“我希望今晚之后你不会因为之前的托尔特克文化和阿兹特克文化而厌恶那片土地,对么?”


      哦天啊,Eggsy突然有些鼻酸,他再一次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被人放在心尖上的幸福,像是用棉花糖和彩色的气球绕满周身。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幸福的大笑还是抱住Harry干脆痛快的哭一场。只是因为对一些知识感到怠倦疲乏,他就享受到了正统的墨西哥美食(即使直接用手吃也不会被Harry指责),全程伴随着轻快的墨西哥民歌(要知道那些古典音乐和歌剧在Harry心中的地位),现在,这个完美的男人拿出一瓶明显是收藏版的墨西哥酒邀他共品,只为了那个遥远的地名能因此染上些愉悦的香气。Eggsy眨眨眼,握紧了双手去克制住自己用力抱住对方的冲动。


      “......所以就先尝一点?”Harry询问的语气让eggsy从思绪里清醒过来些,他没有听到Harry之前说了什么,但当Harry把10毫升左右的纯净龙舌兰倒给他的时候,他乖乖的一口喝光了这入口浓烈,回味微苦如茶的酒。


      “很厚重,入口圆润丝滑,慢含有炸开刺舌的感觉,之后有协调的清新苦味儿,而且...”Harry满意的听着男孩儿描述,Eggsy没有脱口而出什么“一股烂蔬菜的臭气和阿司匹林苦味儿”之类的表达,这让他对自己的教育成果很欣慰,他带着笑意认真望着那对湿润的绿眼睛,eggsy楞了一下,梦游一般接着说道:“.....而且它就像是你的味道,叫我胸口滚烫,Harry。”


      后半句几乎是含在男孩儿的喉咙和唇齿间说出来的,但无疑两个人都听到了。Harry就着两人之间些微沉默饮完了自己的一杯。Eggsy这有些逾距的话其实也让他感到一种毒品般的酥麻,跟他的puppy eyes,柔软的发梢一样,每一个字母都搔刮过心底。他又将玻璃杯中重新倒满,金黄的液体撞出细碎的声响,“很好,Eggsy,”Harry微笑着打开盘边的小盒,切割小巧的柠檬片,“墨西哥人有另一种更为传统的喝法,用上盐和柠檬片。”


      Eggsy看着Harry把料理盒中的盐挑出少量撒在自己手背上,皮肉下若隐若现的掌骨仿佛某种隐秘却饱含性张力的暗示,这让eggsy为刚刚的酒气感到脸上发烫。Harry认真做示范,他用手指夹起小巧的玻璃杯和其中的龙舌兰酒,柠檬片也被夹在指缝间。


      接着Eggsy瞪大了眼睛,看Harry伸出舌头迅速舔过手背上的盐粒,接著抬手把酒一饮而尽,喉头滚动的那一刻,男人的双眼也对上了他紧紧纠缠的视线,然后他咬下夹在手指尖的柠檬片吮吸。流畅优雅,一气呵成,依旧是那个完美的绅士。然而Eggsy的呼吸哽了一秒,发现刚刚蒙在头上的酒气热流都涌向了下腹,Harry低头舔过手背的舌,饮尽酒液的杯口,被吸吮咀嚼的柠檬,都在他们相撞的眼神里变成了eggsy身上的器官。他这一刻才明白,他有多么想要Harry,他的手指,舌尖,口腔,他的眼神和所有的一切。


      “到你了Eggsy,试试看?”


       Eggsy听话模仿着Harry的动作,眼神却落在后者身上移不开,被唾液融化的盐粒混着烈酒在舌苔上炸开,撞得目眩神迷,Eggsy流连着清冷的柠檬与淡苦的回味将小半杯酒尽数入腹——它就像是你的味道,Harry。你的脖颈间的汗液,温热放肆会叫人发疼的动作,和你手中冰冷的枪支和你精液的味道。


       ——它就像是你的味道,Harry,让我胸口滚烫。


————————全文大约只能走sy吧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7743-1-1.html


评论(5)
热度(46)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