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策花】《孤心笔》

【2】

“你不应该一个人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李承颉坐在客厅里,面前是一杯尚且带着热气的清茶,对比着大日头下的屋子里不合时宜的沁凉,袅袅飘着热气。

 “这地方太偏僻了,衣食住行,总是不方便,”李承仓认真的挑选着措辞,无奈的坐到沙发边。而李承颉仰头看着从窗外折射过来的阳光,在天花板上打出一圈圈的光影,颇像是静水里纠错的藻类,错综复杂却动也不动。

“也不安全啊。”李承仓抬头看着弟弟,那人半躺在沙发上,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李承颉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自从他哥一进来这里他就莫名的感到不舒服。那种感觉来得太过突然和明显,他甚至觉得应该是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意味不明的音节,混杂在兄长关切的话语里面句句刺入, 渐渐砸脑内拼成一句完整的语言——

让他离开

让他离开

让他离开

……

……

李承颉站在宽阔的柏油马路边送走自家长兄的时候,四周已经是浓黑一片了,车尾灯亮黄的灯光随着车驶远而被迅速蚕食。李承颉心中很是抱歉,这么晚了还要让大哥开车回城,可……他默默的从路边望向自家窗户,可这样却觉得心安无比。

就像是桌下藏好了一块大蛋糕,坐在桌边的客人终于走掉了,如同小孩子小题大做的的心安与雀跃。这样的幼稚念头,让想要兄长留下住一夜的话,几番张口也说不出。

李承颉又望了望兄长离去的道路,已经连一星光点也没有了,浓烈的黑暗沉沉的压在路上,“黑得跟没有路一样。”李承颉自言自语,转身准备上楼。回家——这两个字在耳边咚的炸开,他脑中被这莫名的欣喜情绪占据,已经没有余力去质疑这种操纵着自己情绪思维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了。

这栋房子在市郊,是在高速公路侧一栋独楼,掩映在绿化带和高大的榕树里面,整个建筑红漆剥落,透着拙劣的仿古手法。或许风景还是有几分可取,可住在这里是完全没办法满足生活需要。因此附近也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住着。李承仓一直都很疑惑弟弟为何会突然在此处置下房产。那日他们一同驾车,若不是笔直的公路在那里突然拐出一个弯,让本来瞌睡兮兮的两兄弟被方向盘一甩给晃清醒,弟弟也不会看到…

——为什么笔直的告诉公路会突然出现一个弯!?

李承仓猛得一踩刹车,回头望向来时的道路,没有一辆车,一个莫名出现的弯道把那一片都遮盖起来,像是粘稠的黑暗砸断了来路。顾里心中涌起沉沉的不安。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李承仓有些不安的放下手机,可随着车缓慢驶出了那诡异的弯道,心中的躁动却明显淡了下来。

这一片地方,似乎是有些什么不同寻常的力量。某种可以蛊惑人心蒙蔽双眼的力量,李承仓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车窗,动作发生的如此自然,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车中已经充满了浓烈的腥味。

“什么鬼地方。”李承仓被熏得一阵眩晕,清醒过来一般咒骂一声抬手去摁下车窗,指尖触碰到的却是濡湿柔软——自己在车内竟然缠绕着大片大片的水草!那浓烈的腥味从他在座位下钻出,如同有思想一般哗啦缠住了他的手臂。

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上,一辆车横着直冲向了一旁的护栏。


评论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