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Valentine》【贾尼】【钢铁侠】【4】

简介:

托尼和贾维斯 汉字名字表示的是未来世界的他们,普通人类。

tony和jarvis依旧是钢铁侠和他们自己。

 在英雄的时代结束百年之后的世界,贾维斯是一名特殊事件的警署负责人,托尼是著名的记者兼作家。他们将一起被卷入著名的AI——J.A.R.V.I.S的实体打捞相关事情中,并从中获得他们所未想过的美好。

同时,他们也无意中跨越了时间的间隔,帮助了曾经在这里相处的一对爱侣。

——————

第一章:Ain’t that a trip?

第二章:carries dreams from scene to scene

第三章:3.Love can’t conquer anything

——————

4. If it’s lost without a trace

       贾维斯在这里似乎拥有极高的权限,这超乎了托尼的预测。按照警官的指示将车泊在一颗棕榈树下,金发绅士已经为他撑好了伞拉开门。

   “打捞工作前期的准备工作还在进行,一旦完成,我会为你安排合适的机会跟他接触。”托尼裹着外套缩进这人伞下,贾维斯的身高对他造成了明显的压迫感,可是配着他语气中的尊敬的语气,又似乎没什么好挑剔的。托尼嘟囔着说了声谢谢,补充道:“最好是在你能在场的情况下,我知道你们对这种事情的安排,有些信息需要保密处理,如果不合时宜你可以随时告诉我,我并不想惹上麻烦。”

       托尼的声音或许有些沉闷,但听在贾维斯的耳朵里,这简直是充满被升级成了一股委曲求全的可怜味道,伞下撑起了一个小型密闭的空间,比车厢更小,细密的燥热顺着贾维斯的指尖爬上来。“你很体贴,”贾维斯下意识地揽了他肩,又一次觉得自己的动作太过亲密,把紧贴的手掌悬空了些,低头看看。托尼似乎毫无反应地享受着这种熨在肩头的暧昧热度,任由贾维斯以这种保护一般的姿态把自己送进了一个临时的指挥监控室。

       不太宽敞的空间,树立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屏幕,这几乎能被称为光污染了,呈现着来自海底的图像和满屏的数据。托尼正准备打个招呼,却发现里面坐着的几乎都是AI。他小小的吃了一惊,用手肘碰了碰身后的贾维斯:“沉闷的工作环境,难怪会选择出去淋雨散心?”后者正在脱下外套,被触碰后颔首一笑,并没有回答,不知是不是监控室那些屏幕的蓝光使然,他觉得贾维斯的眼睛温柔得像正午穿透过海水的蓝色阳光。

       他张张口,还未来得及说话,展示着实时监控的屏幕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警报声,托尼扭头看着一众屏幕上不断波动的数字,海浪的翻腾与各类信号检测数字都在疯狂跳跃,层层叠叠的线图快要荡出屏幕。贾维斯拉过椅子坐下,手指在各种按钮键盘上飞速动作,直到房间里巨大的警报声逐渐停下。

    “抱歉,过程并不是很顺利。或者我觉得有什么......什么存在,在不断干扰我们。一星期的暴雨,这对这儿的气候来说也太罕见了。”贾维斯揉了把脸,又露出了托尼在雨里捡到他那时的表情。

    “这很正常,你们在挖掘一个神话。”托尼拍拍人肩膀,温热的触感让他不想放手,于是他也就这么直接的放在上面,安抚似地轻轻抓握,“或许你应该放松一下,当然指不是淋雨的那种青少年解压行为。出去喝一杯怎样?”

       托尼大约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钢铁侠的人了,这也是为什么贾维斯会同意将他带到这边,他隐隐感觉这会对发掘JARVIS实体终端有帮助,但到底如何帮助、到何种程度他却不得而知,像是一种盲目的信任。

      这大约就是发现这个词核心中的一个悖论:如果你已经知道你自己所要追寻的东西,那么找到它就很难算作一个发现,因为它早已被你预料到了;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那么当你找到它时你也会浑然不知。如此一来,也就无所谓发现了。贾维斯看着托尼在吧台点餐的侧影胡思乱想,姜黄色温暖的灯光晃着他的微笑和小胡子,就像是浮在德国黑啤酒上甜美的泡沫。贾维斯不由自主地想将“盲目的信任”直接改成“信仰”。

       不过说真的,贾维斯不认为这个百年前的超级AI已经放弃了对这具实体的控制,他——贾维斯下意识的拒接使用“它”。最开始是因为几个麻省理工的小孩儿在海边聚会,玩儿自制的深海探索机器人时偶然拍摄的影像。现在那些珍贵资料已经被完全保密起来,而目前,暴雨带来的海水震荡和海底地面不稳定的状态,让专业的探测机械无法真正投入工作。

       那些画面里的他正安详地躺着,双手交叠,浅色的发丝随着海水的暗涌浮动在脸颊侧。偶尔有闯入的深海鱼,她们贴着这位沉睡的机械舞蹈,身上发光的器官在探索机器人的镜头中点亮一个个金色的亮光,仿佛本来就是属于他。他身上穿着整齐的三件套西装,能看出剪裁与做工都是来自那个年代精细的手工艺,昭示着他所属人/或他的偏好。尽管衣物褶皱处积着些的海沙,但仍透出干净非凡的气质来,仿佛童话中的沉睡王子。

      他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马里布的海底——一个特殊的休眠之地。

      往上是硕大的、重重叠叠的、一整栋别墅的残骸。那是他的主人在身为钢铁侠初期被炸毁著名住址,和着百年来海浪潮汐搬来的浅金色海沙,安家落户的红色珊瑚与海藻。宛如一座写满了战斗与陪伴的特殊意义的巨大宫殿和坟冢。

       贾维斯在初次报告中就下意识写出了“埋葬”一词,这种柔软的错误叫他微微一愣。不知道是否是上帝对人类的造物产生了警觉,直到现在,虽然AI的使用已经普及到“滥用”的程度,对它们的各类研究也前赴后继。却没有任何一个AI能通过修订后的图灵测试,在百年来的无数次试验里,通过这一测试的AI和其制造者上都只有那一对名字。

       J.A.R.V.I.S.——Anthony Edward Stark

       当然他俩也是图灵测试的修订人,这也让人提出了各式各样遐想纷呈的论调和猜疑。但事实仍然如此,还没有人能够站在足够高的地位提出反对。

       贾维斯接手这个项目已经一星期,基本所有的基础设置都已部署完善准备实施。归功于这反常的天气,所有的扫描画面都模糊得毫无意义,就更不用说别的深入行动。贾维斯曾整夜在那个模拟成像的屏幕前发呆,手边放着那本托尼写的钢铁侠传记。

       他或许突然变成了有神论者,确切的说是自然神论,贾维斯有时候会突然觉得他们的发掘是错误的,至少在方式上是错误的。这位AI先生是自己选择在这里安葬实体,而并非故障或意外。那他们也应该遵从人类社会的习惯,保护这个安葬地,而不是用各种器械试图挖掘出他。

      这大约就是为什么钢铁侠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AI,而后世的AI专家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比肩的原因?

       贾维斯抚那本红金色书脊的传记,如同托尼书中所写,他坚信二者之间有超越人机的联系——信任、友情、依赖、陪伴...——总之,不论是谁先开始又或者谁来赋予,都是属于人类社会的语词的羁绊,而非编程语言的指令。

————TBC

每次都是进展缓慢的千字废话2333

希望连起来的时候能够被看到想要陈述的完整的想法

以及谢谢=3=

坚强的日更

评论(2)
热度(15)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