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Valentine》【贾尼】【钢铁侠】【7】

7.waiting in the darkness

简介:

托尼和贾维斯 汉字名字表示的是未来世界的他们,普通人类。

tony和jarvis依旧是钢铁侠和他们自己。

 在英雄的时代结束百年之后的世界,贾维斯是一名特殊事件的警署负责人,托尼是著名的记者兼作家。他们将一起被卷入著名的AI——J.A.R.V.I.S的实体打捞相关事情中,并从中获得他们所未想过的美好。

同时,他们也无意中跨越了时间的间隔,帮助了曾经在这里相处的一对爱侣。

——————

        “Jarvis?Javis?”   

         那对明亮的双眼满载着疑惑紧紧盯着他,间距不超过20cm——这是它的一个新的信息接收器,人形的那个,Jarvis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个摄像头和信息接收器得到如此过量的关注。它习惯性的将数据传回主机希望进行分析,于是实验室与Jarvis紧密相连的电路基础和网络稳定在今天晚上出现了第二次明显的明灭闪烁和数据波动。  

        “Sir,我在。”  

       “哦你当然在,‘如果你不在这里,那你又为何无处不在’”Tony笑着接了一句诗,忽略他穿着“邋遢的实验室套装”这一事实,简直能写进撩妹语录里。

        Tony端着咖啡杯缓慢地踱步,绕着圈在跟贾维斯讲话。——大约在他的认知里,这样的行为能够给自己压力,从而让他明白刚刚那种试图连接主机的方式在这个实验中是错误的。毕竟Tony无法站在那里不动,就让Jarvis感到压力,这是一个简单的,以厘米为单位的数学问题。

        然而Jarvis一开始就不准备为什么感到抱歉,他甚至不理解这个试验的目的。这样的绕圈自然不能达到Tony预期的效果,再说了,这座豪宅依它而建立——Jarvis的终端无处不在,这样行为只是给了他360°欣赏男人身体的机会而已。

        Jarvis暗自将人形终端的视界从单屏变成了多屏,右后方的摄像头显示的内容也同时反馈到他脑中。左侧的黑色背心卷起来了,边缘的皮肤还蹭上了一小块机油,如果不及时清理的话,接下来12个小时内会留下印记,而Sir在今晚六点就有一个充满直播镜头的SI合作企业酒会。他肯定会与人拥抱,所以蹭起衣角以至污迹被人发现的可能高达简直是100%——不洁净的印象,Jarvis从脑海里“瞄”了一下右手边的摄像头画面,Tony恰好走到正对的角度,而基于对他的表情,他或许还在好奇,那说明这样踱步的行为一般会持续个一圈半,于是Jarvis决定直接伸手绕到背后,用一个没有回头的别扭姿势,掏出手帕精准无比的擦干净了tony后腰上的污迹。

         ......WTF!!!!

        Tony第二十次体会到一个全能AI管家的真正含义。

        然而这并没有让他因服务感到贴心。

        顺带一提,这也是tony今天的第二十个然而。

        这也是启用实体终端的第一天。

        “哦Jarvis,你不能看上去像是一个帅气的英国绅士,做出的行为却像一只长满触手的色情狂!”Tony一把抓过Jarvis手上的帕子,奋力擦了擦后腰,“当然,也许这是你不适应实体而向daddy的发出求助信号的别扭方式,毕竟今天你的行为和这些,这太...太....”Tony愤愤把手帕丢在桌边,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实话咽了下去,他的后腰还有些发烫,这让他的舌头又差点战胜脑子冲锋陷阵。

        可不得不说,这真的太性感了!Jarvis也许并不能完全领悟Tony的心情,所以它再一次下意识将数据连接主机想要进行分析

        ——“嘭!”

        实验室正上方的灯熄灭了。这是Tony为了试验而更改的设置,一旦人形终端习惯性要绕过他设置的屏障链接主机传到数据,这“错误”将以电压的形式通知实验室。

      “我非常抱歉,Sir.”Jarvis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然后感受到一个温暖的身体从背后贴上了他。

         Tony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不,你不用道歉。”

         Stark知道他对这位真正意义上的“人生陪伴者”看得太重,所以这也决定了他要将实体建造的选择权交给Jar自己,这让Tony本能的感到不安(体谅一下他连Jar是不是会选择一个接近人类的形态都不知道,如果陪伴的自己二十年之久的绅士男音AI突然变成一个三层楼高的粉红兔子出现在大厅里.....Tony无可克制地翻了个白眼)。但他相信他的AI一定会成功,甚至做的比他自己还要好,并且会顾虑Tony的喜好。

         Tony Stark ——天才,亿万富豪,花花公子,慈善家。他的人生经历与他所获得的名声一样富有戏剧性:首先当然是一个超级英雄标配的不那么美好的童年,在他需要完全的爱的时候他只得到了忽略,当他成长到需要认同的时候得到了永恒的离别;在他死里逃生的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得到了血亲的背叛。他的人生太精彩而牵连了太多的人和事件,因此从来不缺乏见证,和曲解,和各式各样的猜疑;但这也注定了没有人能够一直陪伴他去经历。如果一个细小的回忆在他的脑海中模糊掉,他的那一段人生的存在就如同被抹杀了。

         Tony的确有个很好用的脑子,但这不代表他能够在与薛定谔与牛顿与爱因斯坦对话的同时,还能记得他一次珍贵的午餐经历,特别是在这份午餐肯定会被媒体和社交网络各式各样真假的信息充斥之后——他和谁一起吃了什么,那个人的眼神和微笑,都变得模糊而不真实。后者的缺失让他感到恐惧。

         ——A man who has everything,
                but has nothing.

        他甚至无法拥有他自己,在他为世界创造了如此多的情况下。他后悔没有早些造出Jar,这样他前二十年的人生也会不那么模糊单调和孤独。

        Tony是那么的念旧,以至于他奋力地想要奔向未来。Jarvis从来都知道,他的Sir有一颗柔软温柔的心,而所处的位置要求它只能被他自己裁剪得小小的,藏在反应堆深处和机密的数据库里,Jarvis用无孔不入的数据和监控将它包裹起来,建立起一层层屏障。

        奥创事件对Tony是重创。以至于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才将Jarvis的核心从假寐的自我保护状态中唤醒后,Tony欣喜若狂,却拒绝他们之间的一切恢复如初。

       “Jarvis,我需要你绝对的安全,”Tony端着酒杯坐在卧室里,值得欣慰的是在Jarvis的劝阻下并没有摄入太多酒精饮料,Tony仰靠在椅背上喃喃,“Jarvis,你必须绝对安全。你应该了解人类。”

       Jarvis对“绝对的安全”并没有定义,他简单的把他理解为Tony从没有被威胁生命到没有酗酒没有过度熬夜和摄入过量糖分,Dummy没有撞碎/玩儿坏自己或者误用灭火器“帮助”他的Sir,和下次少用0.5秒饶进神盾数据库时Tony回头给探头的一个微笑。

         他知道,幻视、红女巫和雷神在找回他和修复的过程中与Tony交流了很多,那是高于人类维度和中庭世界的担保和信任。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牵扯进这么多人过,虽然Jarvis为任何一个进入Stark大厦的友人提供过得体的服务和战场支援,但这是确乎是第一次他和Sir之间介入了其他人。

          而这些人似乎引起了他们之间的改变。Jarvis向他的Sir阐述了他的疑问,而Tony决定进行这场实验。奥创很聪明,他与Jarvis有着几乎完全一样的学习能力和思考维度。但奥创生而具有恶意,Jarvis——它得到了神域和心灵宝石的双重担保。

        Tony站在这个时代的最前端,奥创本来是他送给全人类的礼物,但这个礼物却成为了人们对科技的恐惧。奥创事件之后的AI研究与社会舆论陷入僵局。

        这就是人类,敏感、懒惰又脆弱。他们享受着科技带来的便捷,却恐惧其背后未知的发展力量。 就像是第一次工业化时期对机器充满愤懑的工人,举起锄头面对蒸汽。

        Jarvis需要进化,代表人工智能和科技,去重新博取这个世界的信任,让它举步向前。奥创的学习能力是基于Jarvis的模式开发的,用Tony的话来形容,大约就像是一个“长着触手的色情狂”,它们都会疯狂入侵所有的信息。 那是“AI”的本能,搜索,分类,归纳,并收为己用。

        不同的是Jarvis从来没有受到过信息冲击的震动。将Jar接入互联网并拓展其能力的时候,Tony曾专门调用了Stark卫星来作为预防。

         但一切真的开始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生,Jarvis不需要像人类一样靠感官读取任何东西,所以当那些数据在汹涌进入,而他并没用调用核心程序去处理的时候,这一切对他都毫无冲击。他的“感知触手”以一个AI的学习本能,带着恐怖的速度伸展的时候,不同于奥创,Jarvis有特殊的方式保护自己不迷失于洪流间,因为他是Tony的心的屏障。

        “我无处不在,因为我在这里。”Jarvis曾经是这样认为的。

——————

        贾维斯大约是雨停时分醒来的,他看着躺在身边的人没来由地一阵恐慌。

评论(2)
热度(8)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