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姓商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6】

6.
他们关系是从艾琳的存在被确认后开始变化的。
以华生对福尔摩斯的理解,要说艾琳是一个虚构人物他也会完全接受。他可爱的疯子,爱上一棵树一朵花一朵云都有可能。华生不担心,他可以等福尔摩斯清醒,等他发现自己是他唯一可以依托的对象。
但艾琳是真的。
她怎么可以是真的?
这个质问在他打开房门,看到那个美艳惊人却绝对危险的女人的时候充斥了他全部的细胞,并撑破了它们。
“您一定就是华生医生,”她有如此甜美的声音,以至于华生一瞬间觉得自己嗓如吞炭,他僵直地伸手与她相握,感受到了那漂亮的骨骼和厚薄匀称的肌肉与脂肪,和触手温软的带着香气的肌肤,他从那双手里感觉到了福尔摩斯,然后他下意识地抬头去找那个人,“别担心,先生,他很好,正在卧室休息。原谅我现在就要离开了,仓促的见面与道别。”她笑着收回手,用一个俏皮和轻佻混合得恰如其分的眨眼结束这短暂的见面。华生听到了卧室里福尔摩斯的声音,他这才反应过来尽可能快的走到卧室门口去望了一眼福尔摩斯——除了不能动弹之外,一切都好。然后他才幡然醒悟,冲被晾在客厅的艾琳道歉,为她开门。
“我看得出您真的很关心他,先生,”艾琳玫红的长裙扫过他的脚面,华生从她压低的声音里嗅到一丝大马士革玫瑰的香气,跟玛丽的用的香味很像,但明显后调里的黑胡椒味道要辛辣很多。艾琳的语速极快地嘱咐了让他必须在福尔摩斯接近真相时避开的致命陷阱,“只有您能救他,相信我,他值得活下去。”
然后她像一朵午夜玫瑰一样消失在夜幕里。
华生站在门口,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个活的梦境一样发着呆。福尔摩斯一边解着身上的绳索,一边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撞在华生肩上向外张望。
夜黑得只剩他们彼此和屋里的光。

“艾琳?”华生锁上门,福尔摩斯躺在沙发上含着坚果磨牙,听到问话之后他如同被咬到了尾巴的猫一般翻坐起来,狼狈又生气地狠狠地盯着华生脸。华生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因为而发怒,他们俩僵持了几秒钟,在华生准备叫他回卧室之前,福尔摩斯用一种奇异地,投掷标枪一般地语气回答到:
“M-A-R-Y。”
华生为此捏紧了拳头。


直到房东太太敲门的声音变成了砸门和准备报警。他们才从这诡异的愤怒和撕打中停了下了,华生抹掉了自己的还在流着的鼻血,遮遮掩掩地捂住擦破的嘴角去开门,福尔摩斯躺在地上,他看着华生撕裂的袖口,比平时跛得更明显些的脚,和后腰被扯出来的衬衫爆发出一阵大笑。 他的颧骨肚子都在为这个抗议,华生的力气不比他小,揍得他疼得要命。

他一直笑到关门声响起,他抹掉笑出来的眼泪肚子上又挨了一拳,他握住手腕把人拽倒在地揍了回去。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吻在了一起。

奇异之处就在于那天之后。
————
后方短小肉沫沫,还是随缘吧..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4840&mobile=2

评论(1)
热度(14)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