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封


你好: )
江山无恙,年华空老

[主Brujay/Jayroy友情向] 末路旅程 [3-4]


混乱又暴力的公路电影AU

 警告:脏话/混乱关系提及/DCU所有梗混用

超英存在与否尚且是未知/他们只是在寻找过去和未来的年轻人

提示:下划线为Jason脑内其他人的声音或影像

[1-2]





【3】

11 hours

这真是人生中最长的一天,操。

Jason在猛烈摇晃的水桶中再次被爆胎的声音唤醒。如果我能够记得自己的出生场景的话,那一定也是这样烂透了的日子和烂透了的地方——Jason暗自咒骂,凑在桶盖边打量车尾的看守。他们显然因为突然爆胎而下车检查去了。Jason从小小的窗口迅速观察周围的环境,上帝保佑,现在周围终于不再是一片毫无遮拦的旷野,荒废的中部小镇此刻就像是一个完美的求生地图。Jason一跃而出猫着腰冲出卡车,不知为何,他对自己的行动能力有极强的信心。只要冲过车尾那一带干枯灌木丛,跑进面前汽车旅馆,他就能从那里面孕育的无数个门廊窗户消失得无可追踪。

 

一个黑色的影子就像黑暗本身,在一个翻身后隐入无边的黑暗。

 

Jason脑海里闪现了一个诡异人形黑影,他下意识跟随着那个影子的动作抬腰拧起身子,踩着废弃旅店侧边延伸出来的哲人柱边缘,猛得一蹬跃上了二楼走廊。于此同时,爆炸在他背后轰然炸开。Jason躲在廊柱间回头,感受到夏天被炸药的热气给蒸腾起来,狠狠拍到自己脸上,带着毫不客气的干燥沙尘和汽油硫磺味儿,和汽车酒店底楼被掀翻的窗户玻璃渣。

 

看来我得另寻一辆车,并且这次要舍弃不坑姑娘的坚守了,Jason忍不住在自己脑内吐槽,他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干嘛还要拘泥于所谓礼仪做一个绅士。刚刚跃动的灵活度和力量连他自己都惊讶。他虽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但常识并没有消失,那样的动作不是一个没有经受过长期高强度训练的人能做出的。还有那个总在危险发生时候出现的奇怪的声音,那个奇怪的轮廓,那个黑色的影子。Jason等这一波灰尘过去后才重新恢复呼吸,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一个守护天使,虽然从他醒来的这几个小时看来,这位守护天使还真是——

咔哒。

Jason后脑勺抵上了一个坚硬冰冷的东西。他缓慢举起双手示弱,咬着牙有些愤怒地补全,那位守护天使还真他妈糟透了。

 

Talia的眼神顺着面前男孩儿的手臂落到他侧脸,她知道对方也在观察她——通过呼吸节奏,手臂稳定的程度,身体紧绷控制的距离。两人无声的对峙后男孩绷紧的身体稍有放松,流露出一只示弱的幼兽在凶悍的母狼前所应表现的状态。适当示弱,但不是毫无存活价值的弱小。显然Talia喜欢这个倨傲的臣服状态,她向侧面移开半步,将紧紧贴在对方头上的枪移开了半寸。Jason得以一抬头扫到她的脸,那是一双与自己同样泛这荧绿光亮的兽瞳。

 

Talia的满足所带来的优待是有限的,并没有给青年任何反击机会。她扬手迅速又果断地劈在Jason后颈。将几个小时前才从坟墓中爬出的青年再一次推进无可控制的黑暗。

 

别害怕,我会一直在这里。黑暗中的影子将他飘荡的灵魂拥进了无痛无感的世界。

 

你他妈绝对不是我的守护天使!Jason的潜意识冲着自己十分坚强地怒吼,但在小脑受到震动造成的暂时昏黑中他只是哼鸣了一声,被来查看状况的其他人抬上了另一辆车。

 

【4】

48 hours

 

“眼动频率报告。”Jason感到自己眼皮被揪起一阵疼痛,强烈的光线晃过让他被重击的后脑勺沉重眩晕,“角膜反射和瞳孔光反射灵敏度增加”

“心跳血压恢复。”机器的轻微轰鸣和臭氧气味涌入鼻腔,他有点想要打喷嚏,试图伸手去揉揉发痒的鼻尖。随即他的动作被一个柔软的束缚阻挡,他又挣动了一下。

“肢体有自发运动,判断开始苏醒,去叫人来。”

 

Talia进入实验室的时候,那个半路捡来的男孩儿已经完全苏醒了。她站在观察室的玻璃背后,冷淡估价的眼神在对方身上游走。她已经换下了那身干练的黑衣,这次任务的目标是破坏被倒运的资产,这个从资产中爬出的人是意外收获。Talia简单翻看手中的数据,开始让实验室里的人撤出。

 

资产——拉撒路之池,Talia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它,但却绝对明白自己的敬畏。能够起死回生的力量总会收取一些代价,Talia看过自己父亲使用它后立马陷入的癫狂状态,那还是一个经历过无数次的人压抑和控制后的状态。至于其他窥伺重生之力的人,Talia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刚刚跃出池子就狂笑自刎的刺客。它放大了人的贪欲与痛苦,仿佛将已死的人重新投入浮屠之中,接受纯粹的欲望煎熬,随即引导他们神志失控。Talia记得父亲爬出那个痛苦深渊后握住自己的手,嗫嚅双唇脆弱而痛苦地低吟:पानेमें असमर्थ *

 

但这个青年,衣衫尚且湿润着冲出货车后,竟然一直没有发狂失控过。Talia好奇地重新翻看资料,他只是失去了一段时间的生命体征,然后就从深度昏迷的状态平稳地恢复苏醒了。他似乎有能力对抗这种副作用,这是Ra's Al Ghul绝对不远放过的研究对象。但Talia对这种状态有更感性和直觉的理解:这个青年所求之物也许超越了他保留自己的生命的渴求,所以当他经受煎熬之时,他首先放弃了生命,无可奈何的超自然力量只得把一切都还给了他。

 

Jason早就醒了,但他下意识地保留了轻度昏迷的状态。他听到身边的人开始收集实验数据,齐整有序地快速撤离了。整个房间瞬间空旷得仅留下他一人与各种仪器。然后传来的是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缓慢但稳稳凑近。Jason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双狼女眼睛,这个脚步声很显然属于她。

 

警惕一切,即使在你无力反抗的时候也不要放弃

Jason下意识狠狠甩了一下脑袋,这个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仿佛贴在他耳边响起。随着声音几乎在他眼前腾起一个黑色影子。“你醒了,”Talia看着他的动作,似乎终于等到了她所期待的反应,她带着温柔又魅惑的笑容靠近,伸手解开了扣住他浑身上下的束缚带:“告诉我一切。”

 

在获得女人给他的全新衣物与简单查看自己毫发无伤的身体后,Jason认识到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短暂安全且前途未卜。

他不会留在漂亮这个漂亮笼子太久的。

 

 * 印地语:求而不得(估计翻译有错,见谅)


评论(3)
热度(21)

© 子封 | Powered by LOFTER